张小娴散文精选 张小娴散文专题 张小娴介绍

张小娴,1967年11月3日出生于香港,香港女作家,阿里文学签约作者 。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1993年为《明报》撰写“娴言娴语”专栏文章。1994年于《明报》连载《面包树上的女人》而出名 。1993年为《明报》撰写“娴言娴语”专栏文章。1997年5月出版的《荷包里的单人床》进入香港畅销书排行榜首。1998年创办香港第一本本土女性杂志《AMY》,任总编辑至2008年。2005年她的《Channel A》系列中的《那年的梦想》改编成22集时尚都市情感剧《如果月亮有眼睛》,成为第一部被搬上荧屏的作品。 2013年8月,推出爱情主题书《你终将爱我》 ;张小娴位列2013年第八届作家富豪榜第六名 。2014年4月,张小娴推出散文集《那些为你无眠的夜晚》 。2015年推出长篇小说《致遗忘了我的你》 ,散文集《你会想念你自己吗》


作家简介

作品主题 

张小娴讲述了这个城市中不断上演的各种爱情故事,展现其中的情感波澜,并对爱情做出自己独特的阐释:“爱情本来就是含笑饮毒酒”。在张小娴的小说中,主人公们就是这样以含笑饮毒酒的方式追求着爱情、失望于爱情,并在这种愉快而痛苦的历程中展示出对都市情爱别样的感悟。 张小娴笔下的小说人物相信爱情的真实存在,相信真爱的纯洁,所以追寻爱情,甘愿喝下爱情这杯“毒酒”。张小娴相信并追求爱情,认为爱情是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甚至认为“爱情是自我提升和自我圆满”,即把爱情提到了与人生同等的高度,感悟爱情即领悟人生、完善自我,赋予了爱情以人生的意义。 把爱情提升到与人生同等的高度,张小娴以其小说告诉读者,爱情是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没有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所以在她的作品中一直强调着追求爱情这一主题,几乎所有的小说人物都在追求自己的爱情。 张小娴小说中的女性对爱都执著追寻,因为她们有自己的事业,经济独立,不必依附男人生活。中国传统的宗法父权统治思想阻碍了女性个性、人格和自主空间的发展。张小娴小说中的现代女性有着与男性同样独立思考个体生命价值的愿望和能力,她们不再像张爱玲笔下的女性和亦舒笔下的喜宝那样依赖男人和婚姻生存。[31] 抒写对爱的追寻和对爱情的失望几乎是大多数爱情、婚恋小说共同的主题之一,这一主题在张小娴笔下也表现得尤为突出。如《面包树上的女人》中程韵,以为爱情是人生的全部,爱上了一个有才华但一直用情不专的林方文。林方文一次次的出轨让程韵心灵承受一次次被伤害的刺痛。两人一次次的争吵、分手始终无法磨灭彼此心中的爱意,他们分手后都无法忘记对方,当误会一一消除时,两人再度和好。程韵在与林方文的恋爱中屡受挫折与失望,但她心底渴望的依然是林方文的爱。即使被背叛,她也仍然相信爱情,追寻爱情。爱情的路上,本来就不能一直如愿,痛苦与愉快纠缠其中。面对失望,新时代女性仍然选择相信爱情,为爱沉溺,享受爱情带给她们的欢愉与痛楚。也许在爱情中承受的失望会比爱情来得更加刻骨铭心,但是新时代女性认为这将会是人生的感悟,自我的成长。 

艺术特色 

小说

     张小娴的小说篇幅短小,情节简单。单行本正常也不过几万字,加上插入的精美图片和成片的空白间隙也还仅仅是本不厚的小书。但这种装帧精美简洁的小书无疑非常适合繁忙大都市中的白领们闲暇时翻看。小说情节也不复杂:平实而自然地把爱情生活中的日常琐事娓娓道来,其关注点“爱情本身”就在日子清澈的流动中有意或无意地发生着变化。从爱情的不期而遇到最后烟消云散,期间没有传统言情小说的曲折离奇,没有阴差阳错的巧合误会,没有反复痴缠的爱恨纠葛,更少有一个绕一个的矛盾与冲突。一个个故事的发生发展只是最简单不过的过程,但在她笔下的情境中显得更为真实和深刻。 其次,小说中的爱情故事都发生在繁华喧嚣的大都市香港,稍微变换一下时间或地点背景,都将影响到小说情节的发展或者人物形象的塑造,都有可能不再成其为张小娴的小说。 张小娴小说中经常出现爱情的残缺,结局的不美满。那些往往不是因为外办的干扰破坏或生老病死的影响,而是因为爱人间主观上内在感情的变化。他们彼此都太理智,看得太清楚,不是因为外人的破坏或双方的误解,而恰恰是因为两个人太熟悉、太了解,当彼此不再有相爱的感觉时,他们选择清醒而理智地结束一段感情,决不拖拉纠缠。[32] 张小娴习惯用第一人称,即以“我”的眼光,“我”的故事的感情,“我”的口吻来叙述一个个千变万化的爱情。她的小说中很少只写一对男女的一段爱情,而常常是多个形形色色、零散但绝不孤立杂乱的爱情故事的结合体。这些作品往往以“我”为中心,串联起所有的故事。 “我”这个中心既可以纵向延伸,写出“我”从时间跨度上经历过的一段段爱情;又可以横向延伸,先是与“我”有关的恋人、朋友的爱情,然后是恋人、朋友和朋友的恋人的爱情故事,而且这些人物的爱情还会交义重合,它们彼此相连,一环紧扣一环,这形成的是一张井然有序的网。张小娴就像是一位手艺精湛的工艺家,从容自若、不慌不忙地编织着一段段真实而凄迷的情缘和爱恋。 可以发现“我”多是女性的代言,这反映了在张小娴的小说中,她一贯使用女性视角。作者以女性特有的眼光来看世间男女、看形形色色的爱情。略带局限性的视角所及的视野也会非常有限,但却无疑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感,使读者更容易融入到主人公的内心深处,同时与作品中的叙述者达成某种情感默契,而使读者产生亲临之感。 男性形象在张小娴的小说中很少被突出刻画,他们一般都是作为女主人公爱情的陪衬。在作者的女性视角的支配下,小说中的男性形象往往是作为女性眼中的男性出现的。虽然她们心中也渴望理想男性的出现,但小说现实中的男性形象仍然不完美。与其他传统言情小说作家相比,在叙事时,张小娴更喜欢用平白直叙的白描手法。她很少用复杂的修饰词和繁杂的细节描写内心世界的情感,而往往代之以最简单、最平实的日常语言清楚明白地叙述故事本身,还不太喜欢引用诗词和名言典故;在叙述时避免插入讲述者自己的评论或大段的抒情描写,她更多地用人物之间简短的对话和少量的动作描写来表现情节的发展和人物的情感变化。这种客观叙实的表现手法,使她的小说语言显得真实自然,但却不失细腻。 小说中的语言显然算不上优美华丽,且因少了几分精雕细琢甚至显得有些平凡和清淡,但读来却十分自然流畅,有一种平凡的张力。事实上,这种看似随意的语言正是张小娴小说语言的独到之处,貌似信手拈来,实则醇厚圆熟、余味无穷,是经过作家精心提炼的。

 散文 

    张小娴的散文大多采取客观叙实的写作方式,较少掺人个人感情色彩,但从某些作品中也隐约透露出作者的暖昧立场。 张小娴的散文描写现代都市生活中的平常琐事,以爱情为重心,品评女人、男人与世界的奇妙关系,理应归入“小女人散文”之列


作家精选作品: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三毛语录 三毛作品 三毛经典语录 三毛散文集 三毛散文精选 下一篇:余秋雨散文专题 余秋雨介绍 余秋雨故事 余秋雨散文精选
分享到:
收藏+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