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答司马谏议书
2019-03-07 00:23答司马谏议书

某启: 昨日蒙教,窃以为与君实游处相好之日久,而议事每不合,所操之术多异故也。虽欲强聒,终必不蒙见察,故略上报,不复一一自辨。重念蒙君实视遇厚,于反复不宜卤莽,故今具道所以,冀君实或见恕也。 盖儒者所争,尤在名实,名实已明,而天下之理得矣。今君实所以见教者,以为侵官、生事、征利、拒谏,以致天下怨谤也。某则以谓:受命于人主,议法度而修之于朝廷,以授之于有司,不为侵官;举先王之政,以兴利除弊,不为生...

人生几度秋凉
2019-03-07 00:19人生几度秋凉

曾几何时,我们在万物复苏中迎来了万紫千红的春天,五彩缤纷的夏天,硕果累累的秋天。 然而,一场秋雨一场凉,寂寞潜入愁肠。秋风萧瑟,绿叶枯黄。秋风似刀,将枯叶刮掉。此景此情,在我的心底油然而生起一股莫名的惆怅和淡淡的忧伤,情不自禁地悲悯岁月的无情,感叹韶华的逝去!曾经葱茏的岁月,流光的年华,却在秋风的劲扫中变得落寞无奈,呻吟着唱衰的歌! 树叶凋零,顾影自怜! 人生短暂,几度秋寒,春华易逝,能遇上多...

《范增论》
2019-03-07 00:17《范增论》

汉用陈平计,间疏楚君臣,项羽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其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未至彭城,疽发背,死。 苏子曰:“增之去,善矣。不去,羽必杀增。独恨其不早尔。”然则当以何事去?增劝羽杀沛公,羽不听,终以此失天下,当以是去耶?曰:“否。增之欲杀沛公,人臣之分也;羽之不杀,犹有君人之度也。增曷为以此去哉?《易》曰:‘知几其神乎!’《诗》曰:‘如彼雨雪,先集为霰。’增之...

虽有嘉肴
2019-03-07 00:14虽有嘉肴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

徐文长传
2019-03-07 00:12徐文长传

余少时过里肆中,见北杂剧有《四声猿》,意气豪达,与近时书生所演传奇绝异,题曰“天池生”,疑为元人作。后适越,见人家单幅上有署“田水月”者,强心铁骨,与夫一种磊块不平之气,字画之中,宛宛可见。意甚骇之,而不知田水月为何人。 一夕,坐陶编修楼,随意抽架上书,得《阙编》诗一帙。恶楮毛书,烟煤败黑,微有字形。稍就灯间读之,读未数首,不觉惊跃,忽呼石篑:“《阙编》何人作者?今耶?古耶?”石篑曰:“此余乡先...

子在川上曰
2019-03-07 00:10子在川上曰

我也是个好山乐水的人  一天 我拿着一部《论语》来到了河边  读着读着  河水便开始泛滥 溅出来  一滴一滴的蓝 让我的眼前  有些乱 河水泛出的 是两千多年来的时光  一面是高高在上 冠冕堂皇仁义道德的夸夸其谈  一面是盈盈溢出 暗流涌动金币辉煌的现实荒唐  我合上了书卷  擦了擦弥蒙的双眼 阳光 在河水里流淌  不时涌现出了子在川上曰 一场场  央视播出的娓娓道来的感人画面 不远, 它离我们...

潮湿的心
2019-03-06 16:58潮湿的心

够了 够了  此时  央视新闻  从心底发出的声音 足以让这个黄昏变成了魔窟  一个出站口 行人如梭 一个美丽的女人倒下了  她在奋力地挣扎 且  她的双手还在不停地晃动着  那是在向行人伸出求助的手啊  可路过的人儿 熟视无睹  仍在 走他们自己的路 那女人继续向前挣扎了两步  可谁曾想 就这两步 两步呀  竟成为她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也是最后的两步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地在冷漠中结束  我...

最爱水仙花
2019-03-06 16:55最爱水仙花

花花草草中,我对水仙花情有独钟!水仙花素有“凌波仙子”之称,不但姿容高雅,而且芳香四溢,天生一副清新的丽质,让人一见倾心,十分喜爱。 记得一年春节,到挚友家去坐客,在客厅坐定时,吸引我的是茶几上摆放的一盘水仙花,那水仙花开得十分灿烂,浅色瓷盘中,三十余枝花亭亭玉立,傲然的姿态,有着“仙子”飘逸,还有“君子”的高洁。那洁白剔透的花瓣和鹅黄的花蕊相互映衬,分外雅致。即使不如玫瑰妖娆,没有牡丹富贵,却...

训俭示康
2019-03-06 16:53训俭示康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众人皆以奢靡为荣,吾心独以俭素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为病。应之曰:“孔子称‘与其不逊也宁固。’又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又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古人以俭为美德,今人乃...

诸子喻山水
2019-03-06 16:50诸子喻山水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论语·子罕》 上不天则下不遍覆,心不地则物不必载。太山不立好恶,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小助,故能成其富。故大人寄形于天地而万物备,历心于山海而国家富。上无忿怒之毒,下无伏怨之患,上下交朴,以道为舍。故长利积,大功立,名成于前,德垂于后,治之至也。《韩非子·大体》 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土石,故能成其高;明主不厌人,故...

《雪夜》黑塞
2019-03-06 16:43《雪夜》黑塞

黄昏时分,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的雪,终于渐下渐止。沉沉夜幕下的大千世界,仿佛凝固了,一切生命都悄悄进入了梦乡。或近或远的山谷、平川、树林、村落……在雪光映照下,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这雪后初霁的夜晚,万籁俱寂,了无生气。 蓦地里,从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冲破这寒夜的寂静。那叫声,如泣如诉,若怒若怨,听来令人毛骨悚然!喔,是那条被主人放逐的老狗,在前村的篱畔哀鸣:是在哀叹自己的身世,还是在倾诉人类...

蒲公英:壶井荣
2019-03-06 16:40蒲公英:壶井荣

提灯笼,掌灯笼,聘姑娘,扛箱笼;” 村里的孩子们一面唱,一面摘下蒲公英,深深吸足了气,“甫”地一声把茸毛吹去。 “提灯笼,掌灯笼,聘姑娘,扛箱笼,甫!” 蒲公英的茸毛像蚂蚁国的小不点儿的降落伞,在使劲吹的一阵人工暴风里,悬空飘舞一阵子,就四下里飞散开,不见了。在春光弥漫的草原上,孩子们找寻成了茸毛的蒲公英,争先恐后地赛跑着。我回忆到自己跟着小伙伴们在草原上来回奔跑的儿时,也给孙子一般的小...

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
2019-03-06 16:36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

在华盛顿广场西边的一个小区里,街道都横七竖八地伸展开去,又分裂成一小条一小条的“胡同”。这些“胡同”稀奇古怪地拐着弯子。一条街有时自己本身就交叉了不止一次。有一回一个画家发现这条街有一种优越性:要是有个收帐的跑到这条街上,来催要颜料、纸张和画布的钱,他就会突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原路返回,一文钱的帐也没有要到! 所以,不久之后不少画家就摸索到这个古色古香的老格林尼治村来,寻求朝北的窗户、18世纪的...

永远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
2019-03-06 16:34永远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

一 杰克·凯鲁亚克(1922—1969)去世的那一年里我出生。他死在1969年10月,据说是因为长期酗酒导致腹腔出血而死,而那个时候我已经10个月大了。多年之后的1990年,我在大学里第一次读到了《在路上》,深深地为这部作品所吸引。 那个时候我年轻气盛,体内有着躁动不已的气力,需要通过“在路上”的那种不羁的感觉来释放青春力比多。于是,利用假期,我跑了很多地方,深深地感觉到中国的复杂和巨大,路途的遥远和没有尽头,人生...

笔染思念,墨成牵挂
2019-03-05 19:34笔染思念,墨成牵挂

花开花落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 醉里不知烟波浩,梦中依稀灯火寒。 花叶千年不相见,缘尽缘生舞翩翩, 花不解语花领首,佛度我心佛空叹! ----题记 秃废了一段时日,心总是荒芜,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写几行文字了。 三周后,我终究不再和你联系。这次是真的吧! 以为新的一年,都是新的开始。可却被时间摧残得今天这样,璀璨的光景就变了! 傍晚偶想,独行的脚步。春天的花开的正好,可有的花依旧开,有的已经凋落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