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散文 > 列表

谢谢你离开我 张小娴
2018-04-04 06:41谢谢你离开我 张小娴

    曾这样想过:当我老了,身体衰败,我会带着所有的积蓄,与心爱的人住进瑞士湖边一座美丽的温泉疗养院,每天做些舒服的治疗和按摩,泡澡,洗温泉,吃些美味的料理。夏末的早晨在林中散步,飘雪的漫长夜晚坐到温暖的炉火边,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雪花。在人生最后的一抹黄昏,看尽湖光山色、迟暮与晚霞。     所有曾经痛彻心扉的离别,也痛不过人生最后的一场离别。到了这一天,从前的那些离别又算什么?有些离开,是为了...

一个王朝的背影 余秋雨
2018-04-04 06:28一个王朝的背影 余秋雨

我们这些人,对清代总有一种复杂的情感阻隔。记得很小的时候,历史老师讲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时眼含泪花,这是清代的开始;而讲到“火烧圆明园”、“戊戌变法”时又有泪花了,这是清代的尾声。年迈的老师一哭,孩子们也跟着哭,清代历史,是小学中唯一用眼泪浸润的课程。从小种下的怨恨,很难化解得开。   老人的眼泪和孩子们的眼泪拌和在一起,使这种历史情绪有了一种最世俗的力量。我小学的同学全是汉族,没有满族,因...

喜鹊  席慕容
2018-04-04 05:04喜鹊 席慕容

    在素描教室上课的时候,我者见两只黑色的大鸟从窗前飞掠而过。     我问学生那是什么?他们回答我说:   “那不就是我们学校里的喜鹊吗?”   素描教室在美术馆的三楼,周围有好几棵高大的尤加利和木麻黄,茂密的枝叶里藏着很多鸟雀,那几只喜鹊也住在上面。   有好几年了,它们一直把我们的校园当成了自己的家。除了在高高的树梢上鸣叫飞旋之外,下雨天的时候,常会看见它们成双成对地在铺着绿草的田径场上慢步...

翠鸟 席慕容
2018-04-04 05:02翠鸟 席慕容

    夏日午后,一只小翠鸟飞进了我的庭园,停在玫瑰花树上。我正在园里拔除杂草,因为有棵夜百合花挡在前面,所以小翠鸟没看见我,就放心大胆地啄食起那些玫瑰枝上刚刚长出的叶芽来了。     我被那一身碧绿光洁的羽毛震慑住了,屏息躲在树后,心里面轻轻地向小鸟说:”小翠鸟啊,请你尽量吃吧。只求你能多停留一会儿,只求你不要太快飞走。”     原来在片刻之前还是我最珍惜的那几棵玫瑰花树,现在已经变得毫不...

这一生你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
2018-04-04 02:29这一生你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

    我到40多岁的时候才觉得幸福是那么重要,此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幸福的人。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错了,幸福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不是那么大张旗鼓的,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需要很多的金钱、需要那种万丈光芒的时刻。只要我们每一个人努力去争取、去奋斗,我们就会享有自己的幸福。     我最早关注到幸福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得益于一位德国的哲学家费尔巴哈。他说过,人活着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使自己幸福。我当时看到这个...

世界愈喧闹,我内心愈安静:周国平
2018-04-04 02:20世界愈喧闹,我内心愈安静:周国平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      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刚离开学校时,被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而又单调。      后来,时代突然改变,人们的日子如同解冻的江河,又在阳光下的大地上纵横交错了。我也像是一条积压了太多能量的河,生命的浪潮在我的河床里奔腾起伏,把我的成年岁月变成了一道动荡不宁的急流。而现在,我又重归于平静...

席慕容:写给生命
2018-04-04 02:19席慕容:写给生命

我站在月亮底下画铅笔速写。      月亮好亮,我就站在田野的中间用黑色和褐色的铅笔交替地描绘着。     最先要画下的是远处那一排参差的树影,用极重极深的黑来画出它们浓密的枝叶。      在树下是慢慢绵延过来的阡陌,田里种的是蕃薯,在月光下有着一种浅淡而又细致的光泽。整个天空没有一片云,只有月色和星斗。我能认出来的是猎人星座,就在我的前方,在月亮下面闪耀着,天空的颜色透明又洁净,一如这夜里整个...

美丽的声音:席慕容
2018-04-04 02:11美丽的声音:席慕容

     音乐是无形的绘画,是无字的诗,是一种抽象的最高的艺术。它之伟大是因为它超越了一切的限制,文人雅士能欣赏,乡间小儿也能欣赏,它能直接引起心弦的共鸣,被感动的人,不一定要明白音乐的理论或技巧。      托尔斯泰说过:“音乐对于人类的理性与想象皆不起作用,只是使人陶醉。我听音乐时,不思考,不想象,但觉有一种喜悦而不可思议的情感,使我徘徊于无我的境界。”  这种无我的境界,也是美感教育里追求的一...

笔尖下的深刻:村上春树
2018-04-04 01:09笔尖下的深刻:村上春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如果我爱你,而你正巧的也爱我,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笑的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在你的发上多呆几秒。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的不爱我,你头发乱了,我会轻轻的告诉你,你头发乱了哦。这大概是纯粹的爱情观,比若相爱,便携手到老,比若错过,保护他安好。  尽管世界上有那般广阔的空间,而容纳你的空间----虽然只需要一点点,...

吃饭
2018-04-04 01:08吃饭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这种主权旁移,包含着一个转了弯的、不甚朴素的人生观。辩味而不是充饥,变成了我们吃饭的目的。舌头代替了肠胃,作为最后或最高的裁判。不过,我们仍然把享受掩饰为需要,不说吃菜,只说吃饭,好比我们研究哲学或艺术,总说为了真和美可以利用一样。有用的东西只能给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无用...

梦里花落知多少
2018-04-04 00:26梦里花落知多少

     那一年的冬天,我们正要从丹娜丽芙岛搬家回到大迦纳利岛自己的房子里去。 一年的工作已经结束,美丽无比的人造海滩引进了澄蓝平静的海水。 荷西与我坐在完工的堤边,看也看不厌的面对着那份成绩欣赏,景观工程的快乐是不同凡响的。 我们自黄昏一直在海边坐到子夜,正是除夕,一朵朵怒放的烟火,在漆黑的天空里如梦如幻地亮灭在我们仰着的脸上。       滨海大道上挤满着快乐的人群。钟敲十二响的时候,荷西将我抱在手...

茅盾:知识饥荒
2018-04-04 00:03茅盾:知识饥荒

     去年有过一部"好评啧啧"的国产影片,名字记不清了,①也没有上影戏院去看过,只在报纸上连天看见了广告和"影片",现在还记得一句警句,说是"青年失学,失业,失恋的三部曲"。 ①指《十字街头》。 我相信这部影片一定是好的。因为只要翻翻报纸上的“社会新闻",就知道这"三失"是普遍的现象,而且严重到每天有悲剧。然而我又敢悬揣这部影片尽其能事亦不过做到了"暴露","建设"二字还谈不到;      因为也只要翻翻报纸,...

香市
2018-04-04 00:02香市

     “清明"过后,我们镇上照例有所谓"香市",首尾大约半个月。 赶"香市"的群众,主要是农民。“香市"的地点,在社庙。从前农村还是"桃源"的时候,这"香市"就是农村的"狂欢节"。因为从"清明"到"谷雨"这二十天内,风暖日丽,正是"行乐"的时令,并且又是"蚕忙"的前夜,所以到"香市"来的农民一半是祈神赐福(蚕花二十四分),一半也是预酬蚕节的辛苦劳作。所谓“借佛游春"是也。        于是"香市"中主要的节目无非是"吃"...

茅盾:红叶
2018-04-03 23:55茅盾:红叶

     朋友们说起看红叶,都很高兴。 红叶只是红了的枫叶,原来极平凡,但此间人当作珍奇,所以秋天看红叶竟成为时髦的胜事。如果说春季是樱花的,那么,秋季便该是红叶的了。      你不到郊外,只在热闹的马路上走,也随处可以见到这"幸运儿"的红叶:十月中,咖啡馆里早已装饰着人工的枫树,女侍者的粉颊正和蜡纸的透明的假红叶掩映成趣;点心店的大玻璃窗橱中也总有一枝两枝的人造红叶横卧在鹅黄色或是翠绿色的糕饼上;那...

黄昏
2018-04-03 23:55黄昏

     海是深绿色的,说不上光滑;排了队的小浪开正步走,数不清有多少,喊着口令"一,二——一"似的,朝喇叭口的海塘来了。挤到沙滩边,啵澌!——队伍解散,喷着忿怒的白沫。然而后一排又赶着扑上来了。        三只五只的白鸥轻轻地掠过,翅膀拍着波浪,——一点一点躁怒气来的波浪。 风在掌号。冲锋号!小波浪跳跃着,每一个像个大眼睛,闪射着金光。满海全是金眼睛,全在跳跃。海塘下空隆空隆地腾起了喊杀。 而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