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杨广是昏君吗
2019-03-24 23:03杨广是昏君吗

谣言起于智者 老话说:“谣言止于智者。”是说有识之士不会传播所听到的谣言,但并不意味着谣言传播到智者那里就不再传播了。反过来,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谣言往往起于智者。 历史上的隋朝与秦朝有着惊人的同一性,只不过不同的是,前者是开国皇帝秦始皇留下了骂名,后者则是亡国皇帝隋炀帝留下了骂名。 从各种史书以及民间传说综合来看,隋炀帝比秦始皇更残暴,他弑父、淫母、谋兄、贪淫、好色、善于伪饰,几乎是十恶不赦的...

好馋的《儒林外史》
2019-03-24 23:01好馋的《儒林外史》

鲁迅说,“人类有一个大缺点,就是要常常饥饿”[1]。这该死的饥饿感直接导致人对食物怀有执念,吴敬梓也不例外。 《儒林外史》写了许多食物,除第三十二至四十一回、第四十八至五十六回食物描写极少外,其余三十七回,回回都有各式各样、具体的食物名目出现。 小到芝麻糖、茯苓糕、橘饼之类的点心,大到陈过三年的火腿、炖得稀烂的羊肉、滚热的蹄子,种类繁多,应接不暇,偶尔还写得十分具体,比如烩了大虾元子的燕窝,猪油心...

二桃杀三士背后
2019-03-24 22:56二桃杀三士背后

春秋晚期以降的思想家们逐渐都意识到了君主对国家正常运转的极端重要性——不是作为其个人本身的君主,而是作为国家体制构造中心的君主。尤锐在《展望永恒帝国》中明确指出:“早在春秋晚期,国家强盛与否和君主权威之间就存在明显的相关性。到了公元前5世纪,这种相关性对于很多政治观察者而言,都已经非常清晰了。北方两大强权晋国和齐国的衰落,都跟其国君被桀骜不驯的贵族边缘化有关。这种情况强烈警示着持续分散君权的风险。...

圆明园隐藏的重大玄机
2019-03-24 22:53圆明园隐藏的重大玄机

所谓的三山五园是哪三山?哪五园? 在讲圆明园以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当时的圆明园。圆明园其实只是在清朝中期,属于三山五园的一部分,但是因为名气很大,再加上历史意义,长期以来,圆明园已经概括了三山五园其他的园林。西方人分不清是哪三山哪五园,这三山实际上是:玉泉山、香山、万寿山;五园是清漪园、静宜园、静明园、畅春园、圆明园。这是一个相对比较认可的三山五园的判定方法。 今天主要讲圆明三园。历史上的圆明园很...

赌徒还是名相?吕不韦传奇的一生
2019-03-23 14:33赌徒还是名相?吕不韦传奇的一生

商人就应该行商旅之事,获金融之利,是要做份内的事情,就是要赚钱。但在历史上却有这样一个商人吕不韦,从商旅发迹,却始终不琢磨经商之道,而是想在政坛上青史留名。依靠着数年之间的准备,这个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商人,还真就在秦国掌握大权,并且把秦国政事处理得有条不紊,还组织诸子百家编写《吕氏春秋》,为大秦国继续开疆拓土,打下不朽的基业,甚至一度有改变秦国法家治国的趋势。这样一个历史上称为名相的吕不韦,在发迹...

我们一起误读了《卖油翁》
2019-03-23 14:30我们一起误读了《卖油翁》

本来,通过陈尧咨与卖油翁的故事,欧阳修真正要讲的是:射箭这种技能,其实和倒油一样,没什么了不起的。换而言之,他要反对的是流行于文人间的以射箭为能事的风尚。这种风尚形成于五代,宋太祖时还积极倡导,主人公陈尧咨就是在这种导向下成长起来的青年。然而,随着北宋士大夫在政治上的成熟,士风也随之改变。射箭被认为是武人的事情, 文臣自“有名教可乐”,应有别一种担当。 把《卖油翁》从其历史背景中抽离出来,也是特定...

植树节是怎么由来的?
2019-03-23 14:28植树节是怎么由来的?

前两天正好的一年一度的植树节,我们都知道这一天是植树节,但是植树节的由来是什么呢?植树节又应该怎么过呢?春节能吃饺子放鞭炮,中秋节可以吃月饼,端午吃粽子,但是这植树节难道就只能让孩子们拿着小草小花随便在地上种点什么?为何这就是种几棵树的节日成了全国的大节日? 说到种树,其实从西魏废帝二年,韦孝宽成了雍州刺史,这赶路的时候看都路边一里地中间有一个土台做标记,但是因为土台太过于破烂影响道路,尤其是下...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2019-03-23 14:24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 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

女人和狗
2019-03-23 12:05女人和狗

青州有一个商人李某,经商在外,经常一年都不回家一次。 家里养着一只黑公狗,他的年轻妻子难耐寂寞,就搂着黑公狗睡觉,聊解性饥渴,大黑狗便习以为常了。 一天,李某从外面回来,与妻子同睡一床。黑公狗非常愤怒,突然进屋窜上床来,竟把商人李某咬死了。¬ 邻居们在早就觉察到李某的妻子与公狗同居,这次公狗居然咬死李某,都抱不平,于是告了官。 县官听说人狗通奸,咬死本夫,太离奇了,就命捕快把女人和公狗抓来审讯。首先过...

乳汁(短篇小说)
2019-03-23 12:00乳汁(短篇小说)

天就快黑了。秋天的黄昏。北京。南四环外一个不收门票的小公园。和所有北方景色一样,一到秋天就开始荒凉。草全枯了,许多树的叶子也掉了,只有高大的松树还绿着。 那时候,我坐在公园厕所后一张断了一条腿的椅子上,突然听到什么地方什么东西轰轰烈烈响。我吓了一跳,吃惊半天才确认又是自己的肚子。我的肚子这样响已经不是八次十次了,然而每一次都令我吃惊。我的肚子越来越响,我怕终有一天会响成一个炸药库把它自己炸得粉身碎...

诗人食指: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2019-03-23 11:16诗人食指: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诗人简介 食指(1948-),原名郭路生,出版的诗集有《相信未来》(1988)、《食指黑大春现代抒情诗合集》(1993)、《诗探索金库·食指卷》(1998)等。 本名郭路生,山东鱼台人。高中毕业。1967年红卫兵运动落幕,在一代人的迷惘与失望中,诗人以深情的歌唱写下了《再也掀不起波浪的海》和《给朋友》这两首诗的后两节,那是一组催人泪下之作。1968年写下名篇《相信未来》,1969年赴山西汾阳杏花村插队务农,1971年应征入伍,...

怀念路遥
2019-03-23 11:05怀念路遥

路遥文学馆建成至今两个月,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参观。梁向阳观察到,参观者以中年人居多。“特别是40到45岁之间的中年人,受到影响最大。我们的文学馆就建在路遥墓园的附近,有些人来文学馆看了以后还会去旁边的路遥墓拜祭一下。”毫无疑问路遥的小说给这批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小说描述的是近20年前的中国社会,讲述的是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的故事。这些作品对当年的年轻人,特别是有底层奋斗经历的人来说,倍感亲切,真实而难忘。...

 李煜:当皇帝太累,我向往诗酒田园
2019-03-23 11:03 李煜:当皇帝太累,我向往诗酒田园

公元978年,七月初七。汴京城内秋风飒飒,家家户户的供桌上摆齐了糕点和巧果,只待月上中天,便向织女乞巧。 陇西郡公府邸亦不例外。 两年前,宋太宗允许李煜摘掉“违命侯”称号,改封“陇西郡公”。然而,这并没有改变李煜身为阶下囚的本质。 李煜轻叹了口气,曾经“放荡秦淮畔,裘马颇清狂”,如今“归为臣虏,身在樊笼”。 罢了罢了,好在灵魂无人能限制,他还可以在词国里纵情驰骋。 他从案几上拿起新近填的一阕《虞...

《母爱》冰心
2019-03-22 23:40《母爱》冰心

有一次,幼小的我,忽然走到母亲面前,仰?脸问说:「妈妈,你到底为甚麼爱我?」母亲放下针线,用她的面颊,抵住我的前额,温柔地、不迟疑地说:「不为甚麼,——只因你是我的女儿!」 小朋友!我不信世界上还有人能说这句话!「不为甚麼」这四个字,从她口裏说出来,何等刚决,何等无回旋!她爱我,不是因为我是「冰心」,或是其他人世间的一切虚伪的称呼和名字;她的爱是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唯一的理由,就是我是她的女儿。总之...

戴望舒《寻梦者》
2019-03-22 23:35戴望舒《寻梦者》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