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散文 > 列表

白鹅 丰子恺
2018-03-30 11:07白鹅 丰子恺

    抗战胜利后八个月零十天,我卖脱了三年前在重庆沙坪坝庙湾地方自建的小屋,迁居城中去等候归舟。   除了托庇三年的情感以外,我对这小屋实在毫无留恋。因为这屋太简陋了,这环境太荒凉了;我去屋如弃敝屣。倒是屋里养的一只白鹅,使我恋恋不忘。     这白鹅,是一位将要远行的朋友送给我的。这朋友住在北碚,特地从北碚把这鹅带到重庆来送给我,我亲自抱了这雪白的大鸟回家,放在院子内。它伸长了头颈,左顾右盼,...

除了唱歌我还能做什么 王朔
2018-03-29 05:52除了唱歌我还能做什么 王朔

    我发现自己唱歌很好听是在一个萧瑟的黄昏,我走在下班后回家的路上,走过一个地下通道时,我突然感觉很累,有些眩晕,于是靠边坐了下来。 对面的墙上有一张很大的广告画,画面是碧海蓝天的海岛景色。“真美啊!”我盯着那幅画浮想联翩,嘴里不禁哼起了一首很喜欢的歌——“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突然,有个人弯腰在我身前放了十元钱,我一下...

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邢晓情散文
2018-03-15 12:17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邢晓情散文

    在经历过令人羡慕的模样,又孤落后,  我已品尝到这场酣畅淋漓的精彩表演,  所带来的刻骨戳心和剩下的不堪一击。  我明明知道我已不可能再去爱一个人,  就连说句我喜欢你自己都会呵呵想笑,  可我还是愿意一次又一次去蹚这浑水。  你给我带来这片通往幸福的爱情海洋,  却又在那嬉笑假意中将我狠狠的溺死。  别把你喜欢的那种条条框框安插在我身上,  既然不喜欢又何必口口声声的说我是最好...

哪里来的陌生人 余秋雨
2018-03-02 09:21哪里来的陌生人 余秋雨

    那天,成吉思汗要在克鲁伦河畔的宫帐里召见一个人。   这个人住在北京,赶到这里要整整三个月。出居庸关,经大同,转武川,越阴山,穿沙漠,从春天一直走到夏天。抬头一看,山川壮丽,军容整齐,叹一声“千古之盛,未尝有也”,便知道到了目的地。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已经十二年。这十二年,一直在打仗,主要是与西夏和金朝作战。三年前在与金朝的战争中取得巨大胜利,不仅攻占了金朝的中都(即北京),还分兵占...

谢谢你离开我 张小娴
2018-02-23 09:41谢谢你离开我 张小娴

    曾这样想过:当我老了,身体衰败,我会带着所有的积蓄,与心爱的人住进瑞士湖边一座美丽的温泉疗养院,每天做些舒服的治疗和按摩,泡澡,洗温泉,吃些美味的料理。夏末的早晨在林中散步,飘雪的漫长夜晚坐到温暖的炉火边,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雪花。在人生最后的一抹黄昏,看尽湖光山色、迟暮与晚霞。     所有曾经痛彻心扉的离别,也痛不过人生最后的一场离别。到了这一天,从前的那些离别又算什么?有些离开,是为了...

一个王朝的背影 余秋雨
2018-02-23 09:39一个王朝的背影 余秋雨

我们这些人,对清代总有一种复杂的情感阻隔。记得很小的时候,历史老师讲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时眼含泪花,这是清代的开始;而讲到“火烧圆明园”、“戊戌变法”时又有泪花了,这是清代的尾声。年迈的老师一哭,孩子们也跟着哭,清代历史,是小学中唯一用眼泪浸润的课程。从小种下的怨恨,很难化解得开。   老人的眼泪和孩子们的眼泪拌和在一起,使这种历史情绪有了一种最世俗的力量。我小学的同学全是汉族,没有满族,因...

喜鹊  席慕容
2018-01-26 23:59喜鹊 席慕容

    在素描教室上课的时候,我者见两只黑色的大鸟从窗前飞掠而过。     我问学生那是什么?他们回答我说:   “那不就是我们学校里的喜鹊吗?”   素描教室在美术馆的三楼,周围有好几棵高大的尤加利和木麻黄,茂密的枝叶里藏着很多鸟雀,那几只喜鹊也住在上面。   有好几年了,它们一直把我们的校园当成了自己的家。除了在高高的树梢上鸣叫飞旋之外,下雨天的时候,常会看见它们成双成对地在铺着绿草的田径场上慢步...

翠鸟 席慕容
2018-01-26 23:54翠鸟 席慕容

    夏日午后,一只小翠鸟飞进了我的庭园,停在玫瑰花树上。我正在园里拔除杂草,因为有棵夜百合花挡在前面,所以小翠鸟没看见我,就放心大胆地啄食起那些玫瑰枝上刚刚长出的叶芽来了。     我被那一身碧绿光洁的羽毛震慑住了,屏息躲在树后,心里面轻轻地向小鸟说:”小翠鸟啊,请你尽量吃吧。只求你能多停留一会儿,只求你不要太快飞走。”     原来在片刻之前还是我最珍惜的那几棵玫瑰花树,现在已经变得毫不...

这一生你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
2018-01-15 11:44这一生你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

    我到40多岁的时候才觉得幸福是那么重要,此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幸福的人。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错了,幸福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不是那么大张旗鼓的,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需要很多的金钱、需要那种万丈光芒的时刻。只要我们每一个人努力去争取、去奋斗,我们就会享有自己的幸福。     我最早关注到幸福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得益于一位德国的哲学家费尔巴哈。他说过,人活着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使自己幸福。我当时看到这个...

世界愈喧闹,我内心愈安静:周国平
2018-01-15 11:33世界愈喧闹,我内心愈安静:周国平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      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刚离开学校时,被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而又单调。      后来,时代突然改变,人们的日子如同解冻的江河,又在阳光下的大地上纵横交错了。我也像是一条积压了太多能量的河,生命的浪潮在我的河床里奔腾起伏,把我的成年岁月变成了一道动荡不宁的急流。而现在,我又重归于平静...

席慕容:写给生命
2018-01-10 22:02席慕容:写给生命

我站在月亮底下画铅笔速写。      月亮好亮,我就站在田野的中间用黑色和褐色的铅笔交替地描绘着。     最先要画下的是远处那一排参差的树影,用极重极深的黑来画出它们浓密的枝叶。      在树下是慢慢绵延过来的阡陌,田里种的是蕃薯,在月光下有着一种浅淡而又细致的光泽。整个天空没有一片云,只有月色和星斗。我能认出来的是猎人星座,就在我的前方,在月亮下面闪耀着,天空的颜色透明又洁净,一如这夜里整个...

美丽的声音:席慕容
2018-01-10 21:59美丽的声音:席慕容

     音乐是无形的绘画,是无字的诗,是一种抽象的最高的艺术。它之伟大是因为它超越了一切的限制,文人雅士能欣赏,乡间小儿也能欣赏,它能直接引起心弦的共鸣,被感动的人,不一定要明白音乐的理论或技巧。      托尔斯泰说过:“音乐对于人类的理性与想象皆不起作用,只是使人陶醉。我听音乐时,不思考,不想象,但觉有一种喜悦而不可思议的情感,使我徘徊于无我的境界。”  这种无我的境界,也是美感教育里追求的一...

笔尖下的深刻:村上春树
2017-12-31 22:32笔尖下的深刻:村上春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如果我爱你,而你正巧的也爱我,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笑的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在你的发上多呆几秒。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的不爱我,你头发乱了,我会轻轻的告诉你,你头发乱了哦。这大概是纯粹的爱情观,比若相爱,便携手到老,比若错过,保护他安好。  尽管世界上有那般广阔的空间,而容纳你的空间----虽然只需要一点点,...

吃饭-钱钟书
2017-12-31 22:28吃饭-钱钟书

     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讲究的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佬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这种主权旁移,包含着一个转了弯的、不甚朴素的人生观。辩味而不是充饥,变成了我们吃饭的目的。舌头代替了肠胃,作为最后或最高的裁判。不过,我们仍然把享受掩饰为需要,不说吃菜,只说吃饭,好比我们研究哲学或艺术,总说为了真和美可以利用一样。有用的东西只能给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无用...

梦里花落知多少
2017-12-22 15:17梦里花落知多少

     那一年的冬天,我们正要从丹娜丽芙岛搬家回到大迦纳利岛自己的房子里去。 一年的工作已经结束,美丽无比的人造海滩引进了澄蓝平静的海水。 荷西与我坐在完工的堤边,看也看不厌的面对着那份成绩欣赏,景观工程的快乐是不同凡响的。 我们自黄昏一直在海边坐到子夜,正是除夕,一朵朵怒放的烟火,在漆黑的天空里如梦如幻地亮灭在我们仰着的脸上。       滨海大道上挤满着快乐的人群。钟敲十二响的时候,荷西将我抱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