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赏析 > 列表

优秀国内外,原创散文​​

圣诞夜的钟声
2019-01-22 16:46圣诞夜的钟声

又一个冬天来临,圣诞的气息已悄悄靠近。 我听说过一个传说,只要在圣诞这天吃一个苹果,你所期盼与爱的人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一个美丽的传说,就算知道不会实现,但还是愿意去尝试。可,在心里,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出现了…… 好怀念过去单纯的岁月啊,那时的我们多好啊! 直到现在,我还依然在回想,可你也许早就遗忘。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论我怎么挽救,但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辍学,一个令人痛心的事...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9-01-22 16:41人间有味是清欢

安谧,是植在心头的禅。思维若禅,愉悦心城的音符便如泉水般的涌向自然。 ——题记 特想知道那天苏子瞻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怎就写得这么富有生命朝气的这句:“人间有味是清欢。” 生态十分动感,并有足够的意境弹性以及想象空间,还间接地把时事描写得如此风清云淡。生在凡俗里,既能把庸俗之事抖落得底朝天,却让你感觉连一丝一毫俗的痕迹都不曾彰显。活在世俗中,偏又让人眼前耳目一新,从淡品午茶伴试翡翠色...

聒噪
2019-01-22 16:40聒噪

在这家四楼公寓的走廊里,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在吵着,跑着,孩童的声音又是一种聒噪。 在网页上看看别人的文字,看看当下的新闻,总是说着别人的故事,与自己无甚干系。才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一种冷艳式的孤独是多么的欠缺。 快节奏的生活我们总需要一些调剂,五花八门夺人眼球的商机运作充斥在每一立方的空间,奈何已是局中人,解不开,绕不了。 我们的存在是什么? 这怕是一个说梦想都说倦了的世界,少数的人似乎也不想...

半生缘
2019-01-21 16:04半生缘

跌跌宕宕,已半生; 浮浮沉沉,数不清。 这半生, 为学业,殷殷苛求,曾志在必得,也曾倔强不服输,但终又能怎样,身心力竭我认了:梦的翅膀被折断了就折断了,怎么补救也成一生的伤疤。 这半生, 为事业,苦苦追逐,曾颠沛流离,也曾深陷荆棘,但那都不算什么,一路奔来我信了:一个梦被折断翅膀的地方,亦是另一场再度重生的圣地! 这半生, 为爱,付出了太多太多,也得到了很多。才明白:人生,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多重要...

岁月静好,我依旧安好!
2019-01-21 15:56岁月静好,我依旧安好!

 傍晚的红霞似被火烤过的铁一般,红的那么不真实,湖面已没有午时那耀人的灯火,如此平静,连轻风也吹不起一丝丝涟漪,仿佛睡着了似的,叫都叫不醒。 就这样背靠在石头上,微闭着双眸,任周围蛐蛐编织的乐章将我环绕,渐渐进入梦境! 一身素白婚纱的我穿着细细的高跟鞋,挽着裙边焦急地在繁闹的大街上寻找着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十分着急。旁边行人异样的眼光犹如利箭似的无情聚集到我这,周围的温度也好像降至了冰点。...

烟火里的尘埃
2019-01-21 15:52烟火里的尘埃

人生在世一场,花开花落,潮起潮落,犹如烟火里的尘埃,随烟而散,随风而逝。了了几十年,夕阳终了,花落长亭外,再回首,再回眸,转瞬间换了人间。曾生若夏花,嫣然百媚,如今“风住尘香花已尽”,落红成泥,谁如故?也只能“物是人非事事休”罢了。 悠悠众生,你我沧海一粟,渺小的可怜,攀比来,比较去,都是一日三餐,匆匆几十年。家财万贯,身世显赫也好,素如风,淡如水也罢,不过也是过客里,身穿的外套。这身外衣华丽转...

烟雨江南雨随风(原创)
2019-01-21 15:51烟雨江南雨随风(原创)

白墙黛瓦,石板拱桥,舟行碧波上,山水入画中。雨之江南,如画如诗,江南之雨,更是多情。 江南美,美在烟雨天,烟雨朦胧春似梦,沾衣欲湿杏花雨,缠缠绵绵。落在身上,温润如酥,亲切如同母亲的爱抚,连那异乡羁旅之人,都暂且忘怀了自己的故乡。她来时轻柔,下起来亦温婉,这或许就是她的一贯态度,任历史汹涌,岁月辗转,仍旧风轻云淡,不改初衷。用这丝丝缕缕的情愫,滋润安抚了人世间的一切。 凉亭外,雨儿低喃,风儿清吟...

叶圣陶:揣摩
2019-01-19 23:25叶圣陶:揣摩

一篇好作品,只读一遍未必能理解得透。要理解得透,必须多揣摩。读过一遍再读第二第三遍,自己提出些问题来自己解答,是有效办法之一。说有效,就是增进理解的意思。 空说不如举例。现在举鲁迅的《孔乙己》为例,因为这个短篇大家熟悉。 读罢《孔乙己》,就知道用的是第一人称写法。可是篇中的“我”是咸亨酒店的小伙计,并非鲁迅自己,咱们确切知道鲁迅幼年没当过酒店小伙计。这就可以提出个问题:鲁迅为什么要假托这个小伙计...

五味 汪曾祺
2019-01-19 23:22五味 汪曾祺

山西人真能吃醋!几个山西人在北京下饭馆,坐定之后,还没有点菜,先把醋瓶子拿过来,每人喝了三调羹醋。邻座的客人直瞪眼。有一年我到太原去,快过春节了。别处过春节,都供应一点好酒,太原的油盐店却都贴出一个条子:“供应老陈醋,每户一斤。”这在山西人是大事。 山西人还爱吃酸菜,雁北尤甚。什么都拿来酸,除了萝卜白菜,还包括杨树叶子,榆树钱儿。有人来给姑娘说亲,当妈的先问,那家有几口酸菜缸。酸菜缸多,说明家底...

白落梅:红尘隐
2019-01-19 23:16白落梅:红尘隐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入秋。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云烟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会苏醒。 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某个有莲花的角落,又飘忽的离去。 梵音是永不停止的,千百年来,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前的两株梧桐才能深悟它的空灵。有许...

目送
2019-01-19 23:08目送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丫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钩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儿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

往事如风
2019-01-19 22:54往事如风

当记忆翻开往事的那页封面,我便看到自己仿佛一如清水落在我的青葱岁月,尽管我的柔情似水,如烟雨;在一瞬间美妙的感觉中,我打开了尘封在记忆角落中的自己,轻轻地,柔柔的,拾起一枚叶儿,轻薄的没有丝毫份量,只有映入眼帘的抹抹瑟黄,任它清晰地脉络与掌心纠结的曲线重重叠叠,纠纠缠缠,看不出端倪,亦逃不出羁绊。就像人的感情,纠纠缠缠,少不了的是羁绊和伤害。 漫步于茫茫天地间,面对静止而淡然的山川河流,瞬间觉得自...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2019-01-19 22:51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我上班的地方很是偏僻,这里黄沙漫漫,但可贵的是公司花了大力气在厂区里栽种了柳树,这便是唯一能看见的绿色了,而且它们好像无谓这环境的恶劣,暮春的时候卯足了劲的发芽抽枝,到了初夏鲜艳夺目,绿的一塌糊涂。   冬天的时候可能不太感受的到,而到了夏天,很明显支撑这个季节的就是它了。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个季节它是主角,而且魅力无限。在我的印象中,柳树是妩媚多情的化身,有“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

雾中的玫瑰
2019-01-19 22:43雾中的玫瑰

凌晨,浓雾层层地笼罩着寂静而又朦胧的小镇,家乡赶来的女友感到格外的惊奇,视线里的距离被漂浮过来的浓雾团团地围绕,兴奋之余紧紧地跟随着眼前一缕缕的薄雾,苗条身姿立即融入身临其境梦幻的意境里。   小镇在冬春互换的季节里经常有雾的出现。有时清淡而又纯洁,有时浓重而又弥漫;有时飘来似纱,有时浮来如绸;有时在凌晨的时候缠绕的柔情似水,有时在傍晚的时光温馨的轻盈如梦。 初来乍到的女友活泼地跳跃着,双手伸展翩翩...

新年,仍在路上
2019-01-19 22:41新年,仍在路上

新年,仍在路上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新年刚过,我在三年前认识的东北朋友小廖发来了他游历西藏的视频,除了上面那句诗,还附了一段说明:“飞雪连天藏东路,偶救一只小碧仙,从雪地里捡起来时奄奄一息,暖和过来后用这种方式向我们告别,我们也依依不舍地挥别了西藏。”我急忙打开视频,看到一只胸脯略微发黄比麻雀大一点儿的小鸟在他的手机上跳跃着奔向了一旁的盆景,那画面实在可爱。我情不自禁回复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