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Good Luck To You!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自写的诗歌 / 正文内容

当下是一个能够写出好诗的年代 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常识 对于八九十年代 - 第6页

00 自写的诗歌 | 2019年05月16日

当代书评:每一篇中短篇小说,都有不一样的行文风格和气质、结构。一个作家总是推陈出新,总是改变自己原来的写法,这样是很难的。您为什么对自己要求这么严格?乐趣在哪里?

邱华栋:写作的最大乐趣在于创造,而不在于重复,这是文学的最佳魅力。因为我不喜欢重复自己,或者说,每次写个小说,总要稍微有些变化,或者题材,或者结构,或者叙述语调等。

作家能够不断突破自己,才是一个生长型的作家。而且,读者有时候熟悉一个作家作品,当这个作家在变化的时候,读者也会感到惊喜。

短篇小说可出奇制胜

当代书评:您写了很多短篇小说,对短篇小说情有独钟?

邱华栋:是的,我写了快30年短篇小说,有160多篇之多。在我看来,短篇小说,因其短,因此是很“险”的。险,可以是惊险、险峻、险恶、天险、险峰、险棋、险要、险胜等。可见,短篇小说,虽然篇幅有限,但是却可以做到出奇制胜,做到以短胜长,以险胜出。

好的作家也是好的读者

当代书评:在创作的同时,您的文学批评做得很出色。在您看来,优秀的、值得读的文学批评文章,应该具备怎样的特点?该如何看待文学批评的价值和意义?

上一篇:山乡庙会做诗会 千年庙会“波罗诞”又来啦

下一篇:一个自媒体妈妈的创作之路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