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的孩子

2017-03-15 17:27 编辑:夔雪青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作者:斯米尔宁斯基

  黄昏了。慢慢地,像是偷偷地走着,紫丁香色的阴影落了下来,罩着森林。巨大的日轮在黄金和暗红的血的急流中快烧着了。大路像是死了的灰色的蛇,在静下的田野里躺着。看哪,那些赤脚的来了。三个,四个,六个。拖着装满了木柴和枯枝的小车,他们绷紧了他们的年轻的身体上的筋肉。帽檐撕破了的帽子,打着黑色的补钉的灰色的裤子,他们的血管——紧张得像船上的桅索一样。额上流着汗。城市又那么远!幼小的奴隶们,在你们的穷苦的羁轭之下,孩子们眼睛里燃烧着老人的安静的悲哀,城市很远!很远!

 

  许多写意的人要在你们身边走过,他们的汽车都要在你们身边开过去,他们一生中从来不曾尝过苦难的杯子——他们,使你们受苦的他们。他们知道什么 在佳姆—戈利雅的大饭店里,音乐队奏着乐,在别墅里,那么舒服,又那么开心!饥饿这黑鬼并不向那里伸手。烦恼也不在那里织着涂胶的网。他们知道什么 ……

 

  “妈妈,这些孩子为什么拖着车子 ?”一个在汽车里的小小的写意的人问着。

 

  “已经是冬天了,他们拖木柴去。”

 

  “他们不觉得太重吗?”

 

  “不,亲爱的,他们已经弄惯了。”

 

  那些赤脚的停下了,喘着气,满脸怨恨地望着,又拖起了他们的小车。他们用袖子揩去额上的汗,脏黑的脖子上的血管涨大了,又向前步去。一阵阵的灰土掩盖了他们,像生命一样灰色的,窒息的灰土……在第二辆车子的木柴上,坐着一个小小的助手——蓝眼睛的小姑娘。血,暗红的血迹,在她的小脚上凝结了。但是,她只望望天,望望田野,微笑着。你对谁笑,金发的小奴隶呀 对苦难……对你的雪白的,天真的灵魂,你笑着。你的青春用了温柔的,天鹅绒一样的眼睛望着。可是明天 明大,生命的灰色的急流就卷去了你的青春,也一样卷去了你的微笑。而且,拖着小车,这里看到黑暗的苦难,那里看到虚荣和水远的欢乐,你就不再微笑了。阴影要罩上你的天真的脸,湿润的眼睛要露出仇恨,你就跟着你的褴褛的哥哥们,举起了你的小小的,黑黑的,握得紧紧的拳头:

 

  “两个世界!一个是多余的!”

 

  (编辑:李万欣)

查看更多>>
上一篇:托马斯·曼:我的人生信念 下一篇:贝壳小记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