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秒冰河解冻

2019-01-05 21:04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每次看到老公喝得歪歪斜斜地回家,我就十二分地不悦。喝多闹事更伤身,喝出个酒精肝哭都来不及。

可劝了也没用。那天他又喝到凌晨才回家。进门后像个站不稳的陀螺,摇摇晃晃在客厅里转。等待的焦虑一下就被烦躁代替,免不了又是一顿争吵。

和所有酒鬼一样,我的语言攻击对他无效,他就像个无赖,故意把满脸的酒气喷在我脸上,看我疲惫躲闪,自己拍着手大笑。

吵着躲着,我突然就累了,不想再在这两三天就要上演一次的讽刺剧里演下去。抱着枕头回卧室,老公却不愿立即结束战斗,他歪歪扭扭地跟着我,用半硬半涩的舌头慢慢往外挤着一个个汉字:“你,是不是,烦我了?烦了,就说。我不会,耽误你的,‘前程’的。”尽管有点口齿不清,可字吐得很卖力,“我早就,看,看明白,了,你,你不就是,想跟我,离,离婚么!”一口酒气又喷在我脸上。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我把他的脸推开。

这个动作激怒了他,浓郁的酒气里迸发出怨气:“你别以为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嫌我老在外面应酬,没陪你吗,不就嫌我钱没你那两个姐夫挣得多,你们家在背后看不起我吗。好,我满足你,我成全你。也不用去法院,咱协议离婚就行。你赶紧写吧,写了我签字。”

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他,他一有怨气就冲我发火,我夹在娘家和夫家间的委屈又说给谁听:“离就离!但是谁先提出的谁写,你写完我签字!”我把头歪向一边不理他,泪水却顺着脸颊流下来。

“好!我写就我写,我写。”他不知从哪儿找出张白纸,真的趴到写字台上写开了。

我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走到这步,长久的不满似一大堆枯枝败叶,一点小火星就能撩昏人的理智。泪水模糊中,我看见他把拟好的离婚协议书摆在面前,“我已经签字了。”

我连内容都懒得看,直接找到他签名的位置,在旁边大笔一挥。吵闹和赌气耗尽了我的力气,现在我只想睡觉,离所有的烦恼、纠纷、悲伤和绝望都远远的。

第二天我刚起床,老公就在书房里大声嚷:“老婆,快给我拿身干净的衣服来,我这身衣服得换了。”我亦大声回应:“自己找去,我不是你老婆了。”

他穿个裤衩站在门口,一脸痞样:“咱们什么时候离的婚,我怎么不知道呢?”我回屋翻出离婚协议书:“白纸黑字,你自己写的。”余光瞥过协议书,突然觉得不对,再仔细看,昨晚他竟然耍了我一把。

纸上写着五个大字:婚姻协议书。内容如下:“明天早餐这样安排,谁起得早谁准备早餐,谁起得晚就只管吃。具体内容是:一,明天早餐买四个火烧,三个包子,三碗豆腐脑。二,老婆儿子吃火烧,我吃包子。三,火烧要三个肉的,一个菜的。四,包子要韭菜馅的。五,豆腐脑一人一碗。六,外加一碗八宝粥,谁愿意喝谁喝。”最后签名是:一家之长。

听我念出签名,他笑得大肚腩直抖,似乎对自己借酒装疯占到便宜的戏码十分满意。岂料却听见我说:“自己买去,我可没签字。”我的表情让他觉察不妙:“我只签了个一家之长,你不是老说自己是一家之长吗。”

我递上协议书,把签字栏放在老公眼皮底下让他看清楚。我的签名是:困了。

查看更多>>
上一篇:过犹不及 下一篇:商山早行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