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泪

2018-12-27 16:24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一对龙凤红烛欢快的跳动着火苗,橘黄色的柔光印在新郎满脸刀疤的面目上更显狰狞。

“王爷”,左邪抱拳欲言又止。

面色狰狞的男子并未回头,只是朝身后摆摆手,左邪迅速悄悄的推下。

一阵掌风隔空使过,红盖头醉醺醺的飘落,露出新娘白皙水嫩的脸庞带着恬静的微笑,新郎眼里闪过一丝迟疑挪步床前伸出手在新娘眼前晃了晃,新娘依然眸子清澈面带微笑。

原来如此,男子心中突然释然,竟有些许前所未有的愉悦,那日毁容止今日,掠夺来的哪个姨太太见了自己不是带着恐慌的眼神?

眼前的女人也是左邪帮他强娶来的。

翌日一早,左邪领命扬尘而去。

数日后,北方偏远的小镇中矗立着一座清雅安静又不失尊贵的府邸,门匾《梧宅》很难让人猜到主人的身份,附近的老百姓只知道这座宅子的女主人是个有眼疾的绝世美人,仅此而已。

时止三更,京城晋王府内晋王妃的窗户仍透出昏暗的烛光“夫人,不早了,身体要紧,您早点休息吧”,刘嬷嬷疼爱的劝说着灯下面无表情的晋王妃。

“刘嬷嬷,你说,王爷为何那么喜欢往外边跑呢?即便是娶了一房又一房的侧福晋”。大夫人喃喃的盯着烛火问。

“夫人,兴许王爷仍记恨当年我们赐平儿毒酒之事,只是当年若不牺牲平儿,您堂堂相府千金岂能做小?兴许过些日子王爷就忘了平儿回心了呢”,刘嬷嬷说这些话其实连她自己都不信呢。

“我就那么让他讨厌吗?这婚虽说是皇上赐的,可我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难到还委屈了他不成?他竟为一个乡下土丫头自毁容颜,还整来这么多侧福晋把府里整的跟戏园子似的恶心我”,说到最后,晋王妃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桌上的红烛随衣袖带来的疾风猛烈的摆了几摆,终于灭了,扑簌留下一串烛泪。

一个黑衣人轻掩房门,起身一跃窜上屋顶,转眼就消失在晋王府的夜色中。

北方的天气异常的寒冷,梧宅内,所有人都在忙着迎接小王爷的诞生,晋王爷紧张着在屋外的雪地里走来走去,任鹅毛大雪钻进他脖子里,挂在他浓黑的眉毛上。

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稳婆眉开眼笑的出来报喜:生了,生了,恭喜老爷,是个小少爷。

“左邪,把这个给福晋,梧宅就交给你了,”左邪双手接过一枚玉佩轻声问道:老爷,你不看看小少爷再走吗?

晋王爷摸了摸怀中的密令,“来不及了”话未完,一袭黑袍已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一个月后,平定战乱大胜归来的晋王爷站在梧宅烧成黑炭的废墟上悲痛欲绝,附近的百姓告诉他,在他走后的第二天夜里,梧宅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无一人生还。

晋王爷脸上的疤随着嘴角的抽动愈显的恐怖,握着钢刀的指节咯咯作响,一个翻身上马直奔晋王府。

时至深夜,只听咣当门响,王爷钢刀已搭在福晋肩上,“王爷,你……”

‘我要你偿命。”

桌上的红烛努力的摆了摆火苗又倔强的挺直。

“夫人,夫人,”闻声赶来的刘嬷嬷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还未来得及张口也被王爷一刀毙命。

几日后,宫中有消息传出,晋王爷战死沙场,晋王妃殉情自杀,皇帝给予厚葬。

北国,一个向阳山坡上几座新坟前,一名满脸狰狞的男人轻轻的擦拭着墓碑的祭文……

查看更多>>
上一篇:爱在夏末秋初 下一篇:元旦快乐祝福语句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