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颗星星送给你

2018-11-26 11:41 编辑:蔚友儿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岳阳站在天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看着远方的霓虹一层层亮起,又一层层熄灭。在北京的高楼大厦面前,岳阳卑微的就像一粒尘埃,仿佛随便起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19岁的岳阳两次高考冲击北京大学未果,毅然决然的踏上火车来到了这个有着他希望和梦想的北京。来到北京不久,现实彻底磨平了他的幻想,岳阳租那种很偏远的房子,冬天的北京很冷,岳阳靠着墙看着远处歌舞升平的世界,不知不觉就等来了黎明。为了梦想,他送过报纸,贴过小广告,甚至做了几天的建筑工,最后工头实在看不下去瘦弱的岳阳在黄昏中孤单的身影,推荐岳阳坐了一名送水工。岳阳不觉得苦,岳阳明白,从一开始自己选择北京自己就没了退路。就注定会和孤独做伴。

  这一天,岳阳需要给一位客户送水,她家住在17层。在北京,17层根本算不上高楼,只是,如果电梯坏了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当楼下一位大妈很和蔼的对岳阳说:“小伙子,电梯坏掉了,物业说会抓紧维修的。”岳阳一听差点崩溃,心说不会这么逗吧,这里可是首都啊,首都的电梯也能说坏就坏啊。岳阳一想到要爬17楼,腿就禁不住打抖。可不是腿打抖就不用送水的。

  当岳阳将水搬到17楼的时候,衣服已经被汗浸湿了,所以当那位女生打开房门的时候惊讶的问岳阳:“外面下雨了吗。”岳阳苦笑的看着面前这位衣冠楚楚的女士,长叹一口气说:“外面没雨,电梯坏了,楼太高了。”岳阳说的话很简洁,却很容易让人明白。听到这里那位女士很歉意的将岳阳请进屋,递给岳阳一条毛巾,顺便替岳阳接了一杯水。岳阳了解到她叫林钥,在一家企业做销售经理,看着年轻的林钥,岳阳不禁有些伤感,差不多的年纪,但这地位差距,啧啧……

  当林钥得知是北漂青年的时候,答应替他寻一份工作。林钥小声的对岳阳说:“看你干活挺实在的,我们公司缺一个清洁工,待遇肯定比你现在强,不知你意下……”“我没问题啊,我一定会做好这份工作的。”岳阳没等林钥说完就赶紧表了态。林钥轻轻的点了下头,给了岳阳一个地址,让他尽快来报道。

  岳阳心情很好,他想到从明天起就有一份算是正式的工作,自己还年轻,还能拼搏。他相信自己未来的路一定很开阔。林钥很守信用,面试只是走了下形式。林钥知道岳阳是北漂青年不容易,很多时候都会帮助他。当岳阳第一次在公司食堂吃了一顿像样点的饭,感动的差点飙泪,吓的食堂大师傅一个劲的给他添肉,岳阳就差抱住那位大师傅喊声总算遇到亲人了。

  岳阳由于工作认真踏实,短短半年就升到清洁部门的主任。虽然只管辖十来号人,可大小是个官是不。经过半年的相处,岳阳了解到林钥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聪明敢担当,她到达现在的位置很大程度上不是偶然。

  只是岳阳没料到那个看似坚强的女子也会落泪。看似华丽的背后也有一道不为人知的暗伤。岳阳不是她的谁,或许没有权利替她抚平暗伤,但岳阳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众,去品味故事的忧伤与落寞。

  岳阳在升为卫生主任的两个月后,公司的销售业绩开始下降。当然这和岳阳没什么关系,不过却与林钥有很大的关系。身为销售经理的林钥忙的焦头烂额,一向没心没肺的岳阳还是决定带点水果去看望下林钥。毕竟自己到达现在这个地位与林钥是分不开的。

  岳阳再次来到林钥楼下的时候电梯已经修好了,不过岳阳没有去乘坐电梯,17层的距离足够自己想好一句寒暄的话。或许可以说一句好久不见,也可以开玩笑的说一句林钥你又漂亮了。不过当他看到憔悴的林钥时,想好的话一句也没说出来。在于林钥对视的几秒钟里,岳阳见到了一个从未见到过的林钥。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销售经理,反而像一只被别人遗弃的小猫。仿佛看不到熟悉的人,看不到熟悉的街角。脸上只剩恐慌和落魄。

  林钥明显是哭过的,岳阳不相信小小的一点业绩会让这个女子落泪。后来岳阳在沙发上找到了答案——一张夹在沙发缝里的相片。相片中的女孩,比背景里的白云还要纯洁。斑驳的树影打在相片里单薄的男孩身上,他们的背后有一大片枫树林。火红的枫叶映红了少年洁白的衬衣,也染红了少女的心事。岳阳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相片,林钥也呆呆的看着岳阳手里的相片,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静止了。岳阳想打破这样尴尬的气氛,不过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正在纠结的时候林钥开口了。林钥问岳阳相信爱情吗?岳阳抓了抓头发,许久没有说话。如果问他别的问题她可以回答,可这个问题一下难倒了岳阳。因为岳阳没有经历过爱情。

  是啊,岳阳的高中生活很简单,学习学习再学习。岳阳的父母对他期望很高,岳阳也没有其他的念想,只是想考进北大。去看看未名湖,去看看湖边的伊人。只是他没有考中,岳阳没有选择另一所大学,而是选择了来北京打拼。起初家里人极力反对,最后岳阳对他们说我的梦想在北京。家里人都沉默了,然后岳阳收拾行李,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很简单的过去。最后岳阳对林钥说相信吧。其实岳阳没理由不相信,只是他不愿意说。仿佛他说了这句话,相片中的少年就会走出来挽着林钥离开,留下他一个人。岳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林钥了,但这个女孩实实在在的走进了岳阳心中,也许是因为她曾经在岳阳落魄的时候帮助过他,也许是缘分,岳阳说不清楚,也不想说。

  林钥问岳阳:“你有喜欢过的女孩子吗?”喜欢的女孩子?岳阳只记得他曾经喜欢过一个邻班的女孩子,喜欢她漂亮的眼睛,喜欢看树影打在她身上留下一块块斑驳的影子,岳阳也曾悄悄的跟着她,只是岳阳是一个没有玫瑰花和巧克力的少年,这样的少年是不讨女孩子喜欢的。所以当岳阳看着她跳上另一个男孩子的单车,吃着巧克力笑的时候,岳阳就没有再继续看下去的勇气了。岳阳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他想的是什么,就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和不甘心。他就那么一个人孤单的回班,夕阳中岳阳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仿佛决意要连接两个不可能有交集的世界。到底还是错过了,也许是懦弱没有去争取的勇气,也许是命运注定两个人要擦肩而过。岳阳看了看林钥的眼睛,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林钥惊讶的对岳阳说:“你以前的生活那么枯燥,你是怎样过来的。”岳阳听到路要这样说,突然一下很伤感。岳阳还记得高中的时候偷偷的打三国无双,不过不巧的是被妈妈发现了。妈妈什么都没说,就那样平静的看着岳阳。你永远无法理解爱你的人对

#p#副标题#e#

  你期望的眼神转变为落寞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吕布骑着赤兔身披金甲站在城楼上,俾倪天下。吕布是无敌的,因为他承载着每一个衰小孩的梦。岳阳看着吕布就这样被人一次次的从赤兔马上击落,突然就很不甘心。他想起陈宫说的话:“所有人都要为吕布大人的大志让开道路。”岳阳关闭游戏并卸载,他知道自己的童年结束了。岳阳没有童年,只是刚才的几秒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被人欺负的画面。就像被击落的吕布那样无力。吕布败了,岳阳也败了。一个人心中伟岸的高山倒了,徒留一颗恐惧的心,何尝不败?岳阳没有去回答林钥的问题,他不知道怎样去描述自己的故事。岳阳曾经也认为自己坚持不住了,要崩溃了。可那又怎样,还不是一步步走来过来。一个人总会长大,没有也长不大的人,只有不敢去面对的过去。

  林钥拿出两瓶果酒,递给岳阳一瓶。她对岳阳说她曾经不喜欢喝酒,不喜欢酒呛人的味道。后来想念他的时候他尝试饮酒,才发现刺鼻的呛味过后是淡淡的醇香。她开始享受那种微苦的味道在舌尖扩散,留下满屋氤氲的香气。岳阳也饮下了果酒,仿佛饮下了他的过去。口中的酒,果香的气息和微苦的酒香在舌尖扩散,很像回忆,享受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林钥告诉他相片中的少年叫景涛,他们从高中到大学相爱了七年,大学毕业就各奔东西。无法否认她很爱很爱景涛,同样景涛也一般爱着自己。他们曾在火红的枫叶林下发誓彼此永不分开,也曾一同站在高台上仰望星辰许愿。景涛对她说他愿意摘下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送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

  那时候林钥认定最美的事物莫过于星辰,繁星闪烁只为自己一个人点缀。她认定的那个王子总会送给她一颗比钻石还闪耀的星星来娶她。以后的日子总会有他对自己说:Mygirl,iloveyou.他肯定会为自己调匀一杯咖啡,热好早餐的牛奶。就像他们曾立下的誓言永不分开。

  景涛在大学的最后一年里,拼命地为北京的户口奔劳,只可惜未能如愿。景涛对林钥说:“我要回上海了,或许我可以开一家餐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去当老板娘。”林钥没有说话,她爱北京这座浮华的城市,她离不开北京,每一个在北京打拼的人,怎肯舍得离开这个落寞和欣喜并存的城市?

  说到这,林钥猛地喝完了手中的果酒。不知是酒呛人的缘故,还是林钥真的无法释怀这段往事。总之岳阳看到林钥的泪水辍满了眼眶。林钥就这样红着眼对岳阳说:“谁能凌驾于爱情之上呢,月老和丘比特吗?我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未来我都看不清,我怎敢抛弃拥有的一切去追逐更遥远的以后呢?”

  岳阳看着流泪的林钥,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谁都有一段痛苦的回忆,时间或许可以淡化回忆,却不可能磨灭一段往事。每个人都有可能从你的生命里消失,命运这东西,怎么可能捉摸的到。

  岳阳对林钥说:“很多的事情都是预料不到的,命运早就决定好了结局,你给一个人自由何尝不是给自己自由,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忘记就好了,未来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你也会遇到更多的人,有的人就是这样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林钥转过头来问岳阳:“如果忘不掉呢?”

  岳阳没有想过林钥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按照岳阳的想法,当自己说完这么有哲理的话,林钥一定悟出了生活的真谛,顺便请自己吃个饭什么的大团圆结局。就算林钥听不懂,岳阳也可以贱兮兮的搭话说:“听不懂就对了,这么深奥的话你听不懂太正常了,本尊,不,老衲悟了二十年的道理岂是你一朝一夕就能明白的,来来来,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边吃我边帮你解答……”就像岳阳说的那样,很多事情是不可预料的。他也没预料到林钥是这般回答,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

  最后岳阳对林钥说:“忘不掉有什么办法,你能回到最初的原点吗,你能让爱情重新来过吗,你能让时光倒转回去你重新对他说我愿意做你的老板娘吗?”岳阳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重了,这几句话恐怕句句扎到林钥心中。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与其给林钥一个不切实际的希望,不如直接用狠话断了她的念想。如果给林钥一个微小的希望,可到最后连这点希望都握不住的话恐怕林钥会更伤心。

  岳阳苦笑着,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现在仿佛是一位大人,各种指点开导林钥。可是他自己呢?是啊,谁都不能回到过去,可就算岳阳能回到过去,他又能做什么?他照样还是那个没有玫瑰花缺乏浪漫的少年,他引以为荣的成绩,最终也没能帮他实现大学梦。他喜欢的女孩,梦中柳枝拂摇的未名湖畔,金黄战甲的吕布不还是一样一样离他而去了。岳阳很想笑,只是他笑不出来。他像一个小丑,在疯狂的摆脱忧伤,他拼命地表演,用微笑去掩饰受伤的心,他疯狂的奔跑,他对全世界说他很快乐。然后呢?他最终会跑累,会停下脚步,忧伤还是会重新将他淹没,他还是小丑,一直是小丑,小丑的世界全是虚假的幻剧,怎么会有快乐?

  林钥对岳阳说:“陪我出去走走吧!”岳阳点头,岳阳不知道林钥此时的心情,也不愿意去猜测林钥的心情。往事总会被新的故事新的生活所取代。就像美丽的花儿,再妖艳总有凋谢的那一天。岳阳相信回忆也是这样,在痛苦的回忆,终有落幕的那一天,林钥要做的,就是静等那一天的到来,岳阳也是这样。

  深秋的北京,四处开始呈现出荒凉的景象。枯叶一片片堆积,踩在脚底下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一夜之间这个繁华的首都堕入了冷清的西藏。岳阳说北京好像不是这样的,没有人回答他。岳阳像是说给林钥听的,又像是自言自语。北京也会沉寂啊,冬天快来了,很多美丽的事物都不复存在了。

  林钥转过身来对岳阳说:“我爱北京,爱北京的每段历史,爱北京的繁华和喧闹,爱北京经久不衰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爱北京的每一条河,每一条小巷,也爱着那个渐行渐远的人和他留在这所城市的每一个熟悉的味道。”林钥问岳阳:“你爱北京吗?”岳阳很想笑,他当然爱北京了,没有人比他更爱这座城市。他的梦在北京,他的希望在北京。他没有理由不去爱这座城市。只是硕大的北京终究不属于岳阳,岳阳只是一个外来客,一个注定会离开的过客。城市的灯火,多么醉人,街头的古巷,太过幽深。只可惜这一切都不属于他,他没有带来什么,更不会带去什么,这城市万盏灯火,可没有一盏是为岳阳而亮的。岳阳对林钥说:“我

#p#副标题#e#

  爱北京,但我爱的是北京的机遇,我爱的是北京的浮华,物质,我想要的是让所有人认可我的努力,我想要的是体面的工作和自尊,这一切这座城市可以给我,北京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它的不确定性,今天我或许是乞丐,可说不定明天我就是百万富翁。”

  岳阳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岳阳不知道林钥会怎么看他。岳阳活得很累,他挑起的是自己的自尊。他必须要出人头地,只有这样,他才能像他说的那样站在最高处看风景,而不是仰视看风景的高台。林钥紧紧的盯着岳阳,岳阳突然不敢直视林钥的眼睛了。林钥的眼睛不再波澜不惊,仿佛看透了岳阳。林钥对岳阳说:“你不幸福,我也不幸福,我们都是为了生活苟延残喘的人。”

  林钥对岳阳说:“在事业和爱情面前,景涛选择了事业,我也选择了事业,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什么?”岳阳想今天林钥真怪啊,老是问自己一些不切实际的问题。与其问他选择什么,倒不如说是事业选择自己还是爱情选择自己。

  岳阳说:“我选择事业。”林钥笑了,像是嘲笑岳阳的选择。岳阳抬起头看着林钥说:“我选择事业,是因为我要撑起两个家庭,爸爸老了,现在我是家中的顶梁柱,将来我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会是家中唯一的男人!”

  林钥沉思着,岳阳也没有再说话。起风了,树叶一片片的飘落,打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落到湖面上,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岳阳突然听到有个孩子再喊:“看大雁啊,有大雁!”岳阳抬头,真的看到了一只孤独在南飞的大雁。“没想到深秋还有南飞的大雁,可是为什么只有一只,它离队了吗?”林钥对岳阳说:“或许它受伤了,等到伤好以后雁群已经飞走了,只剩下这一只了,这样的大雁是活不久的,没有替它抵挡气流的雁群,它是飞不到温暖的南方的。”

  岳阳突然很可怜这只大雁,它被雁群抛弃了,他会被孤单和恐惧包围,它总会有飞累的那一刻。岳阳想到了自己,或许岳阳也被人群抛弃了,只不过他在拼命的奔跑,他不敢停下脚步,他怕被空虚感淹没,他不敢去触碰自己的极限,他怕会失去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比如信念。

  岳阳看见林钥哭了,鼻子一酸差点跟着哭了。只是他忍住了,他不能让自己流泪。因为他是男人,男儿有泪不轻弹。岳阳把外套披在林钥身上,远处有几个小孩在吹肥皂泡,一个个七彩的肥皂泡飘了起来,缓缓上升然后涨破消失,很短暂的美丽,很短暂的繁华。

  岳阳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啜泣的林钥,一瞬间突然就很心疼。岳阳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每一个女孩都是折翼的天使,他们已经飞不会天堂了,所以在人间请不要让她们落泪。岳阳想是什么让你如此伤心啊,是景涛?是我?是那只孤独的大雁?还是短暂停留的肥皂泡?

  林钥问岳阳坐没坐过摩天轮,岳阳摇头,林钥带着岳阳来到了最近的游乐场。她对岳阳说,在摩天轮的最高处,你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北京。不是功名利禄的北京,而是真实美丽的北京。岳阳点头,岳阳不知道摩天轮最高点的北京是什么样的,不过他愿意去看,他愿意陪伴林钥去看这不一样的北京,不是岳阳的北京,而是林钥和岳阳的北京。

  摩天轮在缓缓的上升,像是充满气的热气球在一点点远离地面。林钥眺望着远方的风景,岳阳看着林钥的侧脸。岳阳不得不承认林钥很漂亮,比他见过的任何女生都漂亮,林钥的侧脸就是整个北京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摩天轮渐渐地爬升到最高点,在几百米的空中,只剩下岳阳和林钥两个人。如果现在林钥问岳阳会选择爱情还是事业。我想此时没有人会放弃眼前炙手可热的爱情去追求功名利禄吧!再多的功利也不及此刻这淡淡薄暮的柔情吧!

  林钥对岳阳说,如果这是夜晚的话,这里应该离星星很近吧!景涛就是在摩天轮的最高点对林钥说我愿意摘一颗最闪耀的星星送给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岳阳没有说话,岳阳心想景涛真浪漫啊,怎么能够想出这么温柔的情话,如果换做岳阳,大概这货想破脑袋也就是说:“我知道附近有家麻辣烫特别好吃,什么不喜欢吃麻辣烫,没事附近还有正宗的刀削面馆和过桥米线馆……”人和人真的是有差距的,有的人可以拿星星做定情信物,而有的人只关心附近有没有更实惠一点的馆子。有多少人能在摩天轮转到最高处的时候对身边的爱人说:这里离星星挺近的,请允许我摘一颗送给你。有的时候仔细想想,岳阳这种人挺木纳的,很多机会摆在眼前,总是会错过。

  林钥问岳阳,是不是一个人习惯了另一个人存在时,当有一方突然离开时,另一个人总会不知所措呢?岳阳对林钥说:“或许吧!但我不清楚,我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一个人处理问题,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完成所有的事情,如果吕布也算朋友的话,我只有吕布一个朋友,我崇拜他的武力他的霸气,或许真的是吕布给了我勇敢面对困难的勇气,我从来没想过吕布也会离我而去,在最后一场战斗中,吕布没有站起来,吕布的离开就像一座大山轰然倒塌,掩埋了前进的道路,也阻断了归去的道路,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否伤心,总之我不快乐。”

  林钥对岳阳说:“谢谢你。”岳阳一时间摸不清头脑,谢谢我?谢我什么?“谢谢你陪我这么久,谢谢你给我讲故事,你会为吕布的离开伤心,那你会为我的离开而难过吗?”“离开?去哪儿?”没有人回答岳阳,林钥只是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风景。太阳落山了,离家的孩子终归是要回家的啊。

  后来,林钥真的离开了。传达室的保安将一封信送给岳阳,岳阳平静的读完这封信,说不上伤心,但也不算难过,有些人注定要错过,人海茫茫,庆幸我们相遇。

  亲爱的岳阳:

  当你读到此信,我应该在二万米的高空上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怕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会失去飞向上海的勇气。我真的忘不了景涛,我不想留下遗憾,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回不到过去不能对景涛说我愿意做他的老板娘,但我可以去找他。这一次,我要选择爱情。岳阳,你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不要被功利迷失了心。北京有很多美丽的地方,记得去看看啊,还有,我辞去了销售经理的职位,并向他们推荐了你,你有活力,肯上进,一定会有很好的前程。

  最后,谢谢你的陪伴,让我在迷路的时候没有迷失方向。

  林钥

  写于深秋的午后

  岳阳最终没有接受公司给他安排的销售副总经理的职位,他辞掉了工作,踏上了回家的列车。或许他也可以利用赚取的钱回家开一间小店,也可以去等他的老板

#p#副标题#e#

  娘。岳阳没有去仰慕已久的未名湖畔看青青的杨柳,他想给自己留一个遗憾,留一个再次来北京的理由。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雨的身影……”

  等到再次的相遇,也许岳阳会走上前对林钥说:“今天的星星真美啊,摘一颗送你,可好?”

查看更多>>
上一篇:镜里镜外 下一篇:回乡偶记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