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里镜外

2018-11-26 03:00 编辑:丁以亦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第一幕神秘少女

  屋外雪花飘扬,春去东来,在这里她又待了有多久。院内一个少女任头发飘扬,抬头看着那个阻挡一切的玻璃窗,似乎透过那个深色的玻璃看着屋内的人。忽然一阵风袭来,院内成片的樱花随风而落,落在院内少女的手上,头上。这样一个返季节的现象,恐怕只有这里才会出现,这个异能者的国度。

  屋内那个玻璃窗后,拖地的银色长发,更确切的说是一头的白发。白皙的皮肤,呈现的一种病态美,那是因为她太久没有站在阳光底下了,多少年了,她待着这多少年了。她的黑色无神的瞳孔慢慢变成蓝色泛着些光彩,窗外樱花飞起来了。

  她感受到自己生命即将终结,终于一切都快结束了吗。这些年来她活得太苦太苦,只有不断的训练才能暂时舒缓她的伤痛,她没有办法去报仇,不是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不能。明明知道仇人在哪里,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真的太痛苦了。

  或许当仇恨真正放下后,她就会在这个世界消失吧。虽然她答应过自己的家人绝对不会去报仇,但是在自己生命即将终结前给自己的仇人家填堵,想必父母也不会怪她吧。

  看着楼下那和樱花共舞的少女,她笑了,她该出去了。她打开窗户,对着楼下的少女笑了。微微一笑可倾城,楼下的少女抬头,对着她哭着笑了。少女高兴的在院内奔跑,雪花落在少女的身上,少女浑然不觉。少女只是想着妹妹终于肯出来了,妹妹终于笑了。

  风吹到屋内,翻起桌面上纸张,只见这几张纸上写着一些名字,一张纸被风吹落,上面写着“雪驰”,她将它捡起,笑着看着。转身离开她待了多年的房间,打开房门,那是一个到处是镜子的迷宫。

  “驰少爷,这个就是我给你选的女仆。”一栋别墅的客厅内,一个英俊的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两人。

  “嗯,你的父母呢?他们怎么舍得让你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呢,还是女仆?”驰看着有些害怕待在王妈后面的女孩问道。

  女孩许久都没有回话,似乎是害怕,但更多的是陷入了某种痛苦。驰看到面前这个好像陷入过去回忆的女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站起来,抱着少女,给少女以勇气。

  女孩慢慢的抬头,抬起她那已满是泪水的脸,眼里蓄满泪珠,看着驰,慢慢的说“我的父母死了,我的两个姐姐也死了,他们都死在我的面前,他们是为了救我死的。呜呜。”女孩扑到驰的怀里,放声大哭道。驰开始有些无措,他从来没有和谁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着。

  他抱紧女孩,轻轻拍女孩的后背,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告诉你个事,我也是孤儿,只是我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少女感受到驰的悲伤,紧紧的抱着他,抬头睁着她那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就这样扑闪扑闪的看着驰。

  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她说“驰少爷,你不用伤心。有的时候拥有后才失去才是更痛苦的事情,你虽然没有父母,但你有我啊。”驰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家伙,“你叫什么?”

  “小镜子。”

  “小镜子?你们女孩果然爱美,这个时候还要镜子,浴室那里有个大块的镜子。”驰松开女孩,听到女孩的回答,悲伤被冲散了。

  “我不要小镜子,我就是叫小镜子。”女孩有些不满的嘟了嘟嘴巴,带有控诉的眼神盯着驰。

  “额,你叫小镜子,好吧,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仆了。”

  “是的,驰少爷。”

  “你会做饭吗?”

  “不会,但我很聪明的,我可以学的。”

  “王妈,你是几点的车?”

  “少爷,我是下午四点的车。”王妈泪流满面,少爷终于记起来她还在了,她就说吗她的少爷才不是喜兴厌旧的人。

  “那王妈,你跟她说一下注意事项吧。”

  “是的,少爷。小镜子,你跟我来吧。”

  “是的,王妈。”走在前头的王妈,躺在沙发上闭幕休息的驰都没有注意到小镜子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嘴角那个狐疑的微笑。

  经过打碎了几盘碟子,把厨房弄的鸡飞狗跳,被王妈说教的几个小时后,王妈总算走了。驰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小镜子躺在沙发上,大大的吸一口气,说道“王妈总算走了,我就不信了,这些家务活有什么难的,我可是天才少女,怎么能栽在家务事上呢。”

  驰嘴角微微翘起,出现在镜的背后,在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肘压在镜的肩上,贼贼的说道“小镜子,我们是不是该算一下账了。”“什么账?”镜听到身后的声音就转过头,只是不想两人的唇对着唇,两个人对于这个意外都呆住了,两个人的眼睛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对方,就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

  直到王妈因为忘了把钥匙给小镜子,赶回来打开门,正好看到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叹,才把两个呆住的人唤醒。两人反应过来,驰抬头看天花板,镜转过头盯着面前的电视,虽然电视并没有开。两人都忘记搭理王妈,王妈无奈的看看这又看看那,只能自己管自己了。

  “小镜子,我把屋子的钥匙放到鞋架上了,你记得收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走了。”王妈说完就把钥匙放到鞋架上,头也不回的跑了,在跑的时候王妈想是不是她下次回来就可以抱小主子了呢。

  王妈走后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也没有消散,雪驰干脆转身上楼休息,镜愤愤的看着雪驰离去的身影,在她的心底给雪驰又加了一笔罪过,竟然把她的初吻夺了,可恶可恶。不但害她一个大小姐做这些家务,还一声不响的夺走她的初吻,雪家的人果然讨厌。

  自从那件事后,镜开始了一边征服家务的漫长征途,另一方面想方设法的给雪驰填堵。是的,镜就是开始的那个神秘少女。

  第二幕雪冰

  驰在书房里,听着楼下某镜欢快的唱歌,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头,这个小镜子还真是自己的克星。第一天,打碎了十个盘子,夺了自己的初吻。偏偏自己又不好说她,看她的样子就知道那也是她的初吻。第二天,把自己最喜欢的一件衣服洗坏了。对于这个他真是无奈了,明明有洗衣机,可是她竟然不会用,就手洗,手洗也罢,还把衣服洗坏了,谁告诉她洗衣服要用开水的。要骂她,可是她用那算会说话的大眼睛控诉的看着你,好像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好不容易教会她怎么用洗衣机,结果第三天她把洗衣机弄坏了。还好他家没有什么古董之类的东西,不然非得被她砸了。不知道是不是王妈走了的缘故,没人能镇压她,这个丫头还敢跟他顶嘴。

  时间飞逝,转眼三个月

#p#副标题#e#

  过去,这三个月,镜的手艺越来越好。本来她想弄坏雪驰的东西,让他生气愤怒的。可是似乎从他总是会原谅她之后,她就不再搞破坏,而是跟驰斗嘴。

  其实不做坏事的真相是,镜第一做菜无论是卖相还是菜品都是很糟糕,但是雪驰不仅吃了还吃完了,一个劲的夸她手艺不错。要不是看到雪驰后来吐了甚至肚子痛,她真的没有发觉。就是镜觉得上一辈的恩怨不该牵扯到下一辈,所以才不破坏了。可是不破坏了,又没什么玩头了,镜才不想自己的最后时光还待在那个屋里,所以她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那就是和驰斗嘴。

  没有办法这一次和驰斗嘴输了,她只好大晚上的出门买臭豆腐。臭豆腐原本是驰的最爱,开始她很讨厌这种臭臭的食物。驰看着她讨厌,竟然趁她不注意给她口里赛了一个。差点把她噎死,也是从那以后她喜欢上臭豆腐这个东西。每个星球的几天,她和驰都要以斗嘴的形式,让输的一方去买臭豆腐。

  手上端着一份臭豆腐,提着两份打包的臭豆腐。她喜欢在路上边走边吃的感觉,但是又怕回家看着驰吃口水会不停的流,所以每次她输,她都会这样买。就不怕回家后被驰耗着,只是今天运气不好。

  一个男子从她的身边跑过,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可是对于镜而言,这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只是一瞥,但也知道那个男子很帅,也很冷。男子跑过没多久,一群手拿刀的人跑了过来,镜躲闪不急,手里端着的臭豆腐撒了。可是那群人没有跟镜道歉就走了,镜很生气,事情变得很严重了。要是道歉了,也就没事了。

  对于天子曜女镜而言,生命只有至亲之人的,她才会会放在心底。其他人的她从来都不在乎,但是没有谁能得罪了她还好好的活着的。虽然她的大仇,她不能报,但其他的仇,她可是现场就报了的。

  作为异能者不屑用异能跟普通人打,但是她可不是萝莉。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拼命的学习、练武、修炼,她又怎么可能撑下来。她不仅古武杠杠的,跆拳道什么的也不在话下。收拾那伙人就是分分钟的事,把自己还剩的两袋臭豆腐包装好,系好鞋带,刷的一下向那伙人追去。

  话说那边最前面跑的男子因为受伤的缘故,还是被那群人环环围住。那是个怎样冷酷的男子,即使被围堵,他也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个领头者。他就像一个王者,对于眼前的一切无所畏惧,不放在眼里。

  “雪冰,你别想跑。勾引老子的马子,老子一定要你好看。”雪冰不屑的看着那个跳梁小丑。

  “可恶,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领头者看到雪冰的反应,气急败坏道。

  “跑啊,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害得本小姐跑了两条街,我们新帐旧账一起算。”众人正准备冲锋,结果背后传来一个女子气急败坏的怒吼声,众人自发的打开一条通道,原来是追着跑来的镜。

  雪冰抬头看着这个走到他面前的女孩,女孩显然怒气还未平息,满脸通红,微微喘着气。这个女孩长得很精致,但他不认识这个女孩,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要来趟这趟浑水。

  对方的老大,看到叫嚣的竟然是个女孩,张口就骂“你哪来的呀,老子认识你吗?怎么又是被雪冰勾引的。”

  “雪冰?”镜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子,刚刚离的太远,并没有听到他们前面说了什么,确切的是对面那个家伙说了什么,不过那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她总要收拾了面前这群没礼貌的机会,至于是不是帮到了雪冰,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反正一个雪驰就够她忙的了。

  “我才不认识雪冰,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你们。打翻了我的臭豆腐不说,还不道歉。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招。”众人一阵无语,看那女孩的架势,还以为有什么生仇大恨呢,结果就是把人家的臭豆腐打翻了,这叫什么事啊,姑娘这里可是暴力现场诶,你就这样闯进来,你不怕啊。没过几秒,他们都知道自己错了,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下次不小心撞到人,他们一定会道歉。

  没几秒,一伙人痛的在地上打滚。镜拍了拍手,看也不看雪冰一眼,转身就离开。心里暗叫不好,回去晚了,一定又会被雪驰说了,她今天怎么那么倒霉,斗嘴输了不说,救了雪冰不说,最主要的是她的臭豆腐啊,她可怜的臭豆腐啊。

  雪冰还没来得及和镜说上一句,镜就已经不见了。这真是一个奇怪可爱的女孩,雪冰竟然笑了。

  镜忐忑不安的打开家门,一开门就看到雪驰站在她的面前,一脸铁青,“小镜子,你行啊你,买个臭豆腐,花了这么长时间不说,还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你怎么不把自己弄丢呢?”

  镜委屈的看着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到驰的怀里,哭诉道“你都不问我遇到了什么就骂我,早知道我就不救那个姓雪的了。”

  “乖,不哭了,什么不救那个姓雪的。”

  “就是雪冰啊。”镜简单的复述了自己悲苦的遭遇,但决口不提自己是因为臭豆腐被打翻了还得不到安慰生气才救雪冰的。“我的臭豆腐,你要把你的那份也给我。”

  “好,好,好,都给你。别哭了,你有没有受伤。”这是第一次镜斗嘴获胜,可是镜心底有些淡淡的不舍。

  第三幕缘起缘灭

  夜,深夜,镜一个人待在房间内,看着街道上的路灯执着的亮着,看着屋外只有月亮依旧亮着。房间内手机的指示灯不停的闪烁着,今夜真的很热闹。她目光游离的看着外面,回忆着那段经历。

  镜,她的真名是雪镜,是的,她也是雪家人,是雪老爷的亲孙女,和雪驰这些收养的孩子不同,她是真的暗系皇族的人。她的父亲是雪老爷的小儿子,她的母亲是上官老爷的女儿。她的母亲是父亲的续弦,父亲的前妻是她的大姨,他们有一个儿子雪阳。

  他们家本来很幸福,她除了阳哥哥外,还有雪炎、雪洁哥哥,雪荷姐姐。洁哥哥因为母亲的恶趣味,一直是扮女生的,她自小叫他洁姐姐,洁姐姐比荷姐姐还温柔。

  可是有一天雪老爷和父亲闹崩了,他们一家搬了出去,自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阳哥哥。她没有想到,确切的是她的父母没有想到当时闹崩的时候,雪老爷一气之下,在血夕一个佣兵网站颁布了一个永久有效的截杀令。血夕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组织,无论损失有多惨,他们都会去执行,直到任务完成。

  她们一家待在外公家,自然平安无事。可是她六岁那年,恰逢雪老爷六十大寿,父亲一直牵挂着雪老爷,他们自然要前去拜寿。他们没有去成功,他们遇到了血夕的暗杀。

  那次她闹肚子,所以炎哥哥和外公先走。父母

#p#副标题#e#

  、洁姐姐和荷姐姐等她稍微好点一起出发。这十年来她一直记得那天的场景,她记得她肚子痛洁姐姐抚摸着她肚子的那种温柔。她记得父亲既迫切想去见雪老爷和阳哥哥的焦急,又担心她身体的那种矛盾的神情。她记得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她记得荷姐姐温柔的声音。

  如果她知道走出那道门就意味着家破人亡,阴阳两隔。那她宁愿一辈子龟缩在门内,也要一家人好好的,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她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倒下,她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和荷姐姐用自己的生命把她和洁姐姐送出来。

  她不记得后来怎么了,她哭晕了,只是在恍惚间看见外公的身影。她醒来后,她什么话也没说,不吃不喝三天,就一个人坐在床上,谁也不想见。她知道这次灾难的缘由,她知道雪老爷留下了炎哥哥,她有点痛恨炎哥哥,为了更好的提高自己的能力,竟然愿意留在仇人的身边,还说什么遵循父母的遗愿。

  洁姐姐没了,也没有雪洁这个人了,取而代之是炎洁。洁哥哥毅然决然的加入炎家,那个总是和雪家作对的异能家族。他没有办法原谅雪老爷,况且炎老爷是他的舅爷爷,而且他不仅仅是寒系异能者,他还是炎系异能者。

  雪镜没有去炎家,更不会去雪家,她是三系异能者。她改造了自己的房间,建立一个独属于她的小天地。十年内,她的伙伴除了上官樱,和炎家的几个哥哥外,就是网友踏雪无痕。

  她来雪驰那,最初的想法就是给雪驰添堵,可是似乎她对雪驰产生了某种感情。要不然她不会潜意识里认为这里是家,她不会明知道被围堵的是雪冰,还因为担心雪驰伤心而去救雪冰。她不会看到雪驰在等她,而感动的哭泣。

  就在刚刚她得知她的十年好友踏雪无痕竟然是雪翔。雪家这一代总共有六个孩子,她同父异母的哥哥雪阳,她的堂兄雪宇,她的亲哥雪炎。还有三个收养的孩子,雪冰,雪驰,雪翔。这一下她六个全认识了,虽然雪家也公开表明他们兄妹几个都是雪家人,可他们不认。

  她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她也不想再计较什么仇恨了。她转身轻声收拾行装,留下一封信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在看一眼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转身亲亲的把门关上。

  第一天,她约了雪翔,她们一起去游乐园玩了一天,他们去坐过山车,他们去玩蹦极,他们坐在旋转木马上追逐着彼此,他们手牵着手去鬼屋,他们一起去水上乐园戏水。傍晚他们挥挥手道别,彼此还是以网名相称,约定下次再会。

  晚上她找到雪炎、雪阳,兄妹三人十年重聚,一起去扫荡夜市,她吃了自己最爱吃的臭豆腐,还有好多烧烤小吃,吃着她的肚子有些涨。他们兄妹三人吃饱喝足后,就在公园散步,她静静倾听两个哥哥对她的思念,还有他们这十年经历的有趣的事,仿佛回到多年前,荷姐姐、父母还在,炎洁还是雪洁的时候。

  第二天她来到炎家,和炎洁炎家哥哥们切磋异能,她还是完虐他们。他们打了一天,打到最后没有力气了,一群人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打开天窗看星星。

  第三天,她回到上官家,和上官樱一起去逛街,她给家里人买了很多礼物,外公外婆,舅爷爷的,炎家哥哥们的,雪家那六支的,上官樱的,还有上官管家的。她把所有的礼物都通过包裹寄出去,包裹里还有她写的卡片。

  她走了,不再怀有仇恨,她带着微笑躺在自己的床上,她听着身边机关旋转的声音,她要走了,她不想要有人踏足她的领地,除了她自己,任何人都不可以。

  她留给雪驰的信上写着:雪驰,我们的相遇是我设计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这场相遇中,我会迷失了自我,更确切的说我走出了仇恨。十年,我陷入仇恨十年,没想到就这样走出来了。我是雪镜,接近你虽然有目的,但是和你相处却是真情实意。雪驰,我走了,来世有缘再会。你要好好的,我爱你。

  她寄给雪炎的卡片上,这样写道:对不起,哥哥,这十年里我一直恨着你。感谢上天让我们都安然的走出那场伤痛,哥哥,我走了,你要好好的。有空就去看看外公,还有洁哥哥吧。

  就这样雪镜走了,她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查看更多>>
上一篇:听说你还记得我 下一篇:摘颗星星送给你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