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皊劫

2018-11-26 05:50 编辑:缑乐萱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五百年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惨死在主人的鞭子下。

  五百年后,他终于蜕去白狗之皮,修成人形。

  以雪皊枝为发带,幻狗皮为白衣,他带着五百年的怨念出谷,发誓将毁灭人间。

  喧嚣的尘世,多少妙龄少女曾垂涎他的绝美容颜,最后都被他吸尽元气,死不瞑目。

  “残忍的人类,我要用你们的血,祭奠我母亲冤死的亡灵。”

  独有她,似乎对他倾国倾城的俊颜不屑一顾,却对她家的一只小白狗百般呵护。

  “小白,过来。”她莞尔一笑,抱起他身旁摇着尾巴的小白狗,像母狗舔拭幼犬的皮毛一样,以温柔代替责备,用她的纤纤素手抚摸着小白狗雪白的体毛,好像根本不知道他的白衣一角已被她的小白狗咬破。

  可是他反而因此消去了他那凛冽可怕的目光,墨玉般的瞳孔瞬间坠入了一汪温热的清泉。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爱我。没想到,人类竟也有这样的真情。”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像他主人那样残忍,原来他也是这么容易被感动。

  “贱名,董落萱。”

  “……雪皊。”

  “公子姓雪么?”

  “……无姓。”

  可是,人世轮回,阴差阳错,就在她被父所逼进宫参加选秀的前夜,已逐渐被真情感化怨念日渐薄弱的他,却发现她的前世竟是他的主人,将他母亲活活打死的主人。

  “皊哥哥,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她抚摸着他惨白的脸,满眼心疼。

  他目光凛冽,声音颤抖,“不要碰我!”

  “皊哥哥……”

  他消失殆尽的怨念死灰复燃,枝藤离腕,白练飞扬,下一秒就会锁住她白玉般的脖颈。

  “雪皊,且勿开杀戒。人世轮回,她今生仅是董落萱,已与前世无任何瓜葛。”竹林中响起清脆却不失稳重的女声,一清丽脱俗的碧衣女子翩翩而至。

  他声音沙哑,“你是谁,为何要阻止我。”

  “我乃玉帝所赐玉竹仙子是也,奉命下凡为尔脱劫。当年你母亲错将主人的远方故友当成了盗贼,将其咬死,才因此招来杀身之祸。你主人纵然过于狠辣,但之后她已追悔莫及,劝你莫要再被仇恨迷失心智,速回雪皊谷修身养性,方能修成正果。”

  “不能为母报仇,成仙又有何用……”他轻掩星目,倾城睫毛微垂,满载着五百年的忧伤。

  “皊哥哥!”她紧拥气若游丝的他,泪如泉涌。

  那曾夺去无数富家小姐和丫环性命的万丈白练,此刻正紧锁在他的脖颈。

  “皊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傻,萱儿情愿把命给你,也不愿看到你这样结束自己!”

  他看了一眼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明白了什么叫爱情。即便他从未爱过她,她也甘愿将心甚至是命交付于他。

  “还未看到我当上这辰国皇帝的妃子,你怎么可以走,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皊哥哥……皊哥哥……”她自睡梦中惊醒,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侍女递过手帕,“小姐,你昨夜突然昏倒在地,吓死我了。”

  原来是一个恶梦,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渍,问道:“皊哥哥呢?”

  “公子他不辞而别了。”

  这不是梦。她咬了咬嘴唇,“皊哥哥,我一定会入选的。”

  次年十月,辰国天子的宠妃董氏顺利诞下一位粉妆玉琢的小皇子。据说这位董妃比皇帝小十六岁,是去年唯一得皇帝临幸的秀女,因其容貌佼好又冰雪聪明,遂不到半月便被晋封为董妃,并从此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夜夜与皇帝同帐而眠,如今又生了儿子,更是倍加受宠,就连小皇子的名字,也是董妃自己取的——雪皊。

  姓辰,辰雪皊。

  子凭母贵,辰雪皊刚满月时就被封为了太子。

  转眼十四年的光阴已过,三十一岁的董妃青丝已成白发,但因皇帝极其疼爱他最小的儿子辰雪皊,母以子贵,天子圣宠一如当年。

  董妃的白发,只怕皆是为她的爱子辰雪皊而生。

  因为这雪皊太子看外貌最是极好,然秉性却乖张异常,从记事开始就只穿白衣,其他颜色衣服包括黄色太子朝服一概不穿,若再要求他穿时,他定将衣服或撕或剪弄得面目全非。

  不仅如此,除生母董妃之外,其他服侍的宫女一概不要,就算生着病,也只有董妃亲自喂药他才肯喝。

  更荒唐的是,谁若是敢在雪皊太子面前提半个“狗”字,必定要遭受皮肉之苦,若是长辈或者哥哥姐姐们提起,他便几天不吃不喝直至病倒昏迷。

  雪皊谷,一容貌与雪皊七分神似的美丽妇人轻轻叹息,“想不到,皊儿转世为人后竟如此顽劣。”

  玉竹仙子柳眉轻挑,平静地说道:“唯有如此,董妃才能偿还得起对他的亏欠。董落萱终究要为她前世种下的苦果付出代价,而皊儿因她而失去的母爱,也必须由她去偿还。”

  “仙子,皊儿,他还要折磨董妃多久?”

  仙子沉默片刻后,淡淡道:“辰雪皊将会是一名无后妃无子嗣、但却深得民心的短命君王。”

  “短命君王?”

  “不错。辰雪皊在他三十岁生辰那夜子时,将会死于风寒。而董妃,也就是将来的董太后,将会因为痛失爱子而了无生趣,在次日清晨服毒自尽。而辰国,也将随着辰雪皊和董太后的先后辞世而响起亡国之音。”

  “看来人间,又将面临一场战乱。”

  “朝代更替,就必然免不了杀戮和牺牲。”

  萱草一株落君裳,

  祈君莫忘奴脂香。

  华发不悔繁华尽,

  鸩酒一杯祭离殇。

查看更多>>
上一篇:潮汐 下一篇:倾城一世长安街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