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汐

2018-11-26 00:12 编辑:巩从安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他是渔民的儿子,却习四书五经,通儒学道法。

  “我教过高官富贾之后,也授道于市井平民之子,这余杭,是最最有天赋的一个。”夫子这样说。

  他行走在海岸之上,念诵着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贲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他缓步行走着,心中慢慢体会着它的意义。这是赞颂女子的诗词,想来用作新婚贺词倒是不错。

  海岸上似有什么东西闪耀着蓝色的光。他疾行几步前去查看,才发现原来是一尾小鱼。它的鱼鳞上折射着蓝色的光。

  “你这小鱼儿,定是被潮汐带来的吧。”他将它捧在手心笑着打趣。

  他又向前走几步,而后将小鱼向前一抛,“下次可别这么莽撞了。”

  语罢,他俯身拎起书卷往家中走去。这样的事情是他常做的。

  “唔……这首《桃夭》就给灵儿做聘词好了。”他微微一笑,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数日后

  他照常在海岸边读书。

  他喜欢听着海浪与潮汐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品析着诗中的意境。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

  念着念着,话音却戛然而止。

  余杭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名溺水女子,便急急奔去查探情况。

  女子全身都被海水浸透,肤色发白,眼睛紧紧的闭着,身子蜷缩了起来。她正昏迷着。

  他将她打横抱起跑向家的方向。“大夫!快来救人!”

  “嗯……”她蹙了蹙眉,似乎是感受到了疼痛。旋即睁开眼睛,一双手却遮住了眼睛。

  柔和的声音对她说,“慢慢把眼睛睁开,慢一点儿。你昏迷很久了,会觉得阳光很刺目。”

  她缓缓睁开眼睛,一张俊秀的脸正朝她微笑着。

  她张了张口,“你是……”

  “我叫余杭。”他伸手把她背后的枕头挪了挪,让她可以靠着坐起来,“你溺水了,我发现你,就救了你起来。”

  “谢谢。”她螓首轻点表示谢意。

  “姑娘家住何处?为何会溺水?”他这样问。

  “我……”她一只手撑住额角,蹙眉,“我不记得了……”

  “……”他默了默,“那姑

  娘便在此安心住下吧。”

  他转身去端药,却不曾看到身后卧在床上的她一闪而逝的狡黠的笑。

  “杭公子,伯父为什么要给你取名为杭呀?”她撑着下巴,仰头天真的望他。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姣儿可别称我公子……嗯?我的名字么?那是因为我的母亲,她的故乡在杭州。”

  “杭公子的母亲一定是个温柔的大美人呢。”

  “姣儿!”他失笑,“我娘亲的容貌只算作小家碧玉罢了,但在我爹的眼里,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子。”

  “因为喜欢,对吧?”她娇俏的一笑,“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对不对?”

  “就像……你和灵儿……对吧。”姣儿低头凝视着浅浅的海面,柳眉微微压低,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

  数月前,他救了她。可因为在水中太久,她失了记忆。忘了生平过往,亦忘了家眷亲人。仅记得自己单名一个“姣”字。

  “姣儿,别再织绡了,歇歇吧。”他从书房里出来,却看到她还在机杼前坐着。

  “不碍事的。”她朝他浅浅一笑,又低头看一眼花纹。

  “这一匹马上就织完了,待把这一匹也卖掉,你给灵儿的聘礼也差不多够了。”她又抬起头来,姣好的面容之上笑靥如花。

  余杭病了。

  病的很突然。

  她为他请了很多大夫,但都没有用。

  “小妹!”那人身鱼尾的鲛人在水中直立着与她对视。“你快回来吧,人类……都是狡猾的。”

  她半身湿了水,却仍然撑持着人身。这里是浅海,如果被什么人看到鱼身……她想守在他身边的愿望也就要无疾而终了。

  “姐姐,我……只想守着他罢了。待他病好了……待他娶亲了……”

  “待我,死了心。”

  那鲛人只是蹙眉叹息,“痴儿,痴儿啊。”

  鲛人漂亮的一跃,游入更深的海中,蓝色的鱼尾熠熠生辉。

  余杭的病更重了。

  全镇的大夫都答药石无医。而那个曾与余杭海誓山盟的灵儿,也不曾来看了。

  “姣儿姑娘啊,”资历最老的那位大夫离开前语重心长的拍着她的手道,“余杭如今的病情……怕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啊……除非……”

  她横了心,终于用了那个方法。

  她拔下尾上的数片蓝鳞,用院中的石磨细细的研磨成粉。而后用水将鳞粉冲开,看起来倒是与汤药无异。

  她喂他喝下,竟是真的好了起来。一日三次,连着喝了七天,余杭就好了大半。

  而那许久未见的灵儿,也是前来看他了。

  “杭哥哥!”女子哭的梨花带雨扑进他的怀里。“你病了之后我就一直想来看你了,可是爹爹他……爹爹他不让我来!还把我关了起来……”

  “灵儿,别哭了,”他温柔的哄她,“我知道的。”

  他轻轻的揉了揉灵儿的头发,“聘礼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过几日,我就上门提亲。”

  “那么多?”灵儿惊的直接从他怀里坐起来,“杭哥哥,你是怎么弄到的?”

  灵儿的父亲樊员外也是这里的一方富贾,提亲所需的聘礼自然也不是少数。

  “是姣儿帮我赚的。”沉浸于娶到心爱女子的他,显然没注意到灵儿的异处。

  灵儿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不可知的意味,旋即换上明媚的笑容。“杭哥哥,我给你熬了鱼汤,喂你喝吧。”

  “好。”

  鱼汤喂罢,灵儿转身归置碗筷,不小心碰到了端着汤药的她。

  一声刺耳的陶瓷破碎声过后,只听见灵儿不住道歉的声音。

  “对不起啊姣儿姐姐,我……”

  “没关系的,再熬就是了。”她俯下身子捡起碎片,灵儿也歉疚的帮她。不巧,被其中一片划伤,殷红的血珠一颗颗沁出来。

  他心疼的握着灵儿的手指,拿布巾擦去血珠,又用了绵软的布料包扎。

  而她只是缄默不言,收拾好碎片而后转身离开。只在踏出门槛时回看一眼那对甜甜蜜蜜的璧人。

  余杭笑着,灵儿也笑着。他们的笑如六丁神火一般灼伤她的眼睛。

  不要紧的……他们这样也好……灵儿早日嫁给他,他好好的研读诗书……而她就不必继续报恩……就可以回到海里……度过自己的漫长生命了啊……

  可是……

  心为什么这么

#p#副标题#e#

  痛呢?

  她似乎突然失去了所有撑持自己的力量,坐在地上抱着膝失声痛哭起来。许多珍珠滚落在地上。

  原来鲛人是会爱的啊。

  原来鲛人也是会痛的啊。

  “妖孽!快快束手就擒!”一个道士装束的人手持一把桃木剑,身后跟着整个镇子的人。

  她日日承受着削鳞之痛,法力早已消耗殆尽,毫无还手之力便被镇民抓走。

  余杭和灵儿出来时,只看到姣儿落泪而成的满地珍珠,和她落寞的背影。

  火刑架被立在了海滩上,而她被捆在火刑架上。

  脚下是堆积的木柴。他被灵儿搀扶着,到了人群最前面。

  “乡亲们!”道士大喝一声,“就是这个妖孽为村子带来厄运的!”

  道士毫不留情的朝她身上泼了大盆的海水,所有人的目光即刻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只见姣儿的耳朵变成了鱼鳍,瞳孔变成了蓝色的。道士用木剑撩开她的裙摆,一双长腿已然变成了血淋淋的蓝色鱼尾!

  蓝色的鳞缺失了不少,而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缺失。

  女人捂住孩子的眼睛,男人们则啧啧称叹。

  “大人!快点把这妖孽除了吧!”

  “是啊是啊!”

  低声咒骂不绝。

  道士将桃木剑收回,支使几个男子往木头上泼油。

  而后手持一个火把作法,一个猛的转身将火把抛到柴火之上。

  火焰熊熊。

  “啊——”火焰似乎不是普通火焰,短短时间便已涨到了数丈。红色的火焰中,只能依稀看到一个人形。

  余杭数次想去救她,却都被灵儿拉了回来。“杭哥哥,你这样是引火烧身。不但救不了姣儿姐姐,还会害了自己的。”

  天降大雨,镇民们纷纷跑回家中,而火焰也慢慢消减。

  远处的海面,鲛人的素色长发在海面散落着。

  “这场大雨能否救你呢。”

  鲛人身形一颤,鱼尾失去支持力,沉入水中。樱唇轻轻吐出的两个字眼已然化作了气泡。

  妹妹。

  他急忙冲上去,火星撩烧他的衣角,却即刻被雨滴浇灭。

  他扯断那些被火烧的七零八落的绳索,将变回鲛人形态的她救下。

  她躺在他怀里,挣扎着睁开双眼。

  “果然……果然还是你救了我呢……”

  “第一次,那时我受了伤,被逼回鱼形,若不是你救我,我就要命丧浅滩了。”

  “第二次,”她蹙眉苦笑,“那是我假装的,为了……报恩吧。”

  “第三次……”她叹息,“我倒宁愿不要呢。”

  她手指抚上他的脸颊,粲然一笑。

  “早知如此……我宁愿做那一尾小鱼,宁不涉这人世,不报你恩情。”

  她素白而纤细的手指倏而滑落下来,眼帘慢慢阖上,唇角还残留着温暖的微笑。

  最后一颗泪水流下,是一颗血色的珍珠。

  白色的光点从她指尖、发梢与尾鳍向身体蔓延,而后她的整个身体都化作光点,彻底飞散。

  光点飞入天空,融入方才还未散尽的乌云。

  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整个镇子都笼罩在血色的烟雨之中。而他抱着怀中的虚影,跪在雨中痛哭。

  我们果然是错了吧。

  在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

  错到……让我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铭记你……

  潮汐又涌了起来,浸湿了他的衣角。

  似有空灵的女声道∶

  我随潮汐而来,也将随它而去。

  东海有鲛人,人身鱼尾,乃灵异者,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

  ——《野史丛记》

查看更多>>
上一篇:还做你的画中人,还做你的彼岸花 下一篇:雪皊劫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