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任何在我身上找到家的女人

2018-11-05 12:28 编辑:游怜寒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画像


我的童年是记忆中塞维利亚的一个庭院

和一个花园,阳光中柠檬逐渐变黄;

我的青春是卡斯蒂利亚大地上的二十年;

我还有一些经历恕不赘述。

  

我不是大色鬼,也不是朱丽叶的情人;

——我一身笨拙的衣着足以说明——

但丘比特安排给我的箭我受了,

而我爱任何在我身上找到家的女人。

  

我身上流淌着一股左派的血液,

但我的诗来自平静的深泉。

我不是空谈家,也非世故者,

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善良人。

  

我崇拜美,留意当代思想,

从龙沙的花园里折来几枝老玫瑰;

但新颖化妆品和服饰都不适合我;

我不是那种善于啁啾的鸟儿。

  

我不喜欢抒情的空心男高音

和蟋蟀们对月亮的合唱。

我沉默是为了将声音与回声分开,

而我在众多声音中倾听那独一无二的声音。

  

我是古典派还是浪漫派?谁知道。我留下的诗歌

要像战士留下他的剑,剑出名

是因为紧握它的粗大结实的手,

而不是因为骄傲的铸剑人留下的印记。

  

我总是跟那个与我同行的人说话;

——自己跟自己说话的人,都希望有一天跟上帝说话——

我的自言自语相当于跟这个朋友讨论,

他教会了我爱人类的秘密。

  

最后,我不欠你什么,而你欠我我写的东西。

我努力工作,用我赚来的钱

买衣服和帽、我居住的房子、

养我身体的食物、我睡觉的床。

  

当最后告别的那一天到来,

当那艘永不返航的船准备启航,

你会发现我在船上,轻松,带着几件随身物品,

几乎赤裸如大海的儿子。


作者 / [西班牙] 安东尼奥 · 马查多

译者 / 黄灿然


(编辑:王怡婷)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为了凝视自己,为了让黑暗发出回声 下一篇:爱情只有一个,好比只有一次的死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