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游

2018-10-26 11:43 编辑:堵如松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来闽南已是第三次了,我也算是个常客了。我也不知道喜不喜欢这个地方,因为对于一个地方来说,本无所谓喜欢,无所谓不喜欢,只是地方上的一些因素让人产生的情绪罢了。我最不喜欢的便是福建天空中的烈日,窗户外的噪声。蝉鸣或是有的,只是掺在路上的车声和厂房中的机器声中,也便听不清了。

只是我曾在雨中邂逅过正在呢喃的白鸟。它停歇在石栏上,而它在对面偷偷地望着,时不时的飞到它的身边又娇羞的回去,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女子。那一天我只有撑着雨伞,凭着石栏,在它们远处静静的观望。只是我曾遇见头戴安笠,面掩纱巾的女子。她是有着令人倾心不已的古典长相,有着纤巧娇小的身材,有着温柔中亦真亦幻的羞涩。那一刻,我没停足相视,只有装作若无其事,继续走着过客的路。

只是我曾到过海边,倾听过沙滩的呓语,感受过海浪的温情,更看到过游人的笑脸和弄潮人的英姿。我想青山湾的海浪绝对是温柔的,她轻轻地拍着长满贝壳的礁石,拍着我的胸脯。我面朝大海,终是没有诗人那种心境可以感受到春暖花开,只有迎面而来的凉风。

在海滩上玩沙子是必不可少的,小孩子们拿着五颜六色的塑料锨,努力的挖出一个,很深很大的”井”,看着水慢慢的渗出来,骄傲的笑着。稍大点的孩子则和父亲打起了沙仗,这儿可真成了他们的”沙场”了。青年男女嘛,则在沙滩上写下”爱你永远”之类的话语,然后依偎在一起,静坐在沙滩上看着深情的海。

而我也喜欢将心里的话写在沙滩上,却感觉有些难为情,便找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写下了”断忆流年”以及我心中小小的情思。流年已告诉过我,许多的事情就如沙滩上的誓言,浪来即逝,纵有千种美丽,万分深情。所以不得不想起一句话:”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我写下的东西,并不怕风浪吹走。若被海浪带走,便告诉那深沉的海我的心愿;若被风儿吹散,便烦劳她告诉天空和鸟儿为我唱首流年的歌。

游客中老人也是有的,他看到海定有一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和”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之感。毕竟海的辽阔远超我们的想象。而我印象最深的则是坐在礁石上的一个背影。他将安笠放在右腿上,左手搭在左腿上,望着远方的海,似有种独有的情。他或许才真正的了解大海,潮起潮落,变化无常都在他的心中吧。

只是我曾在这里见到过惟妙惟肖的石雕。有生动活泼的生肖,有威武彪悍的石狮,有憨然大笑的弥勒,有端庄可敬的观音,有强健有力的掷铁饼者,还有美丽典雅的西方女神。从惠安到崇武的一条路的两旁,矗立着无数的石雕,真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称崇武为石城未尝不可。

惠安石雕是中国福建省的汉族传统雕刻技艺之一,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朵奇葩,历经一千多年的繁衍发展,仍然保留着非常纯粹的中国艺术传统,保持着很完整的延续性,至今未被西方外来文化所异化,具有强烈的民族性。追溯历史,惠安雕艺来源于“青山王”张悃(五代闽将),率兵驻扎青山(惠安县城东三十华里),镇守边陲,其部下(大多数从中原带来),把中原的先进生产技术包括石雕带来并不断发展壮大。史料记载,张悃部下先是在青山一带传授石雕特艺,后来向崇武惠安全境不断扩大传授的范围。

慢慢的,可能我也会喜欢这里风景,文化,古迹等等,只是终不是自己的故乡。以前不信乡愁,觉得四海皆家,何谓故乡,这样的情怀才够洒脱。可是蝉来扇舞仅一年,我便深深的念起故乡。当我再次看到汉江,看到唐塔,看到你们,那该是一桩极美的事了。我想,定然还有一个最初的城堡等待着我的归去,那时的你们肯定慈祥而又可爱。

忆昔碎念,顷刻而已。青春路上的浮沉,终化为了平静,来日持一把蒲扇,给你摇着清凉的风。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上海游记 下一篇:小资情调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