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

2018-10-11 11:18 编辑:孙从彤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夜深了,陈兴国躺在床上无法入眠。酒后人总是很兴奋,看着单人宿舍的单人床,办公桌,鞋架衣柜,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军营,过起了军营生活。

19岁那年,陈兴国来到有光荣传统的解放军某部,成了英雄部队中的一员。在军史馆,众多的战斗英雄,走出的一名名将军,成了他心中的一个个榜样。“向他们学习,成为一名将军”,他暗暗对自己说。

“大部分人的行为,做事,无论所涉及的事情是大是小,都可以归结为对他人的纯粹模仿。哪怕是处理最琐碎的事情,他们仍然不是依据自己的判断行事。人们这种出奇的,强烈的模仿他人的倾向也证明了人与猿猴的亲缘关系,也说明,比起说教,榜样有更大的影响力。”

陈兴国也许不知道这是大哲学家叔本华的一段话,但他却在自觉地效仿英雄,正是在英雄榜样的激励下,他严格要求自己,成了全团,全师,全集团军的优秀士兵,最后保送入军校,从排长做起,直到付团长。

虽然没成为将军,从副团职转业到地方,他还是很满意的,在家族里,他已经是最大的官了。但在机关当科长的几年,在和打太极的官僚们相处的几年,他是最彷徨的:一是直来直去的他很不习惯耍心眼,二是一下子失去了榜样,不知该效仿谁,仿佛生活失去了目标。一天天混日子,好像受罪一样。

这不,机关下属的工程公司改制,没人愿意接这个烂摊子,他却自告奋勇来这里当总经理,他要带这只部队打个翻身仗!

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索性披衣坐起,倒杯白开水给火辣辣的胃降降温,然后坐在办公桌前,点上烟,把自己埋进雾里:抗战结束前,林总(林彪)受命担任山东军区司令,上任途中,中央又命他速去接受东北,他未带一兵一卒到了东北,而从各地入关的部队还在途中,国民党就开始了进攻。当时他面临的局面是"七无"-无党、无群众、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药、无衣服鞋袜,有些主力部队还缺枪少弹,就是这样的局面,硬是让他最终经营成了中国最强的一只部队——四野。

现在他把自己面临的状况和林总刚到东北比,他也要把这只部队打造成一只能打硬仗,能盈利的团队。

可千头万绪堆在一起,像团乱麻,无从下手:有能耐的人都去另谋出路了,技术人员缺乏,设备老化,资金短缺,更可怕的是人心涣散,人浮于事,缺少凝聚力,他认为这才是最关键的。对,要选好战场,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来鼓舞士气,调动积极性。选哪里做突破口呢?虽然他不住家里,搬到集体宿舍住,更贴紧一线,可毕竟经营和打仗是两码事,不是住到公司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的。

他靠到椅背上,吐口烟到灯下,然后闭起眼,继续沉思……

外面宿舍走廊怎么闹嚷嚷的,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又是谁喝多了吧?他想继续想问题,可外面一直在嚷。

“我咋开不开门?锁坏了也不修?”一个人在嚷。

“这是刘处的房间”宿舍管理员说。

“啥时候把我的房间让给他了?!这不是扯淡么!”

“这本来就是刘处的房间。”

“这是不是310?”

“是呀。”

“那我就在这屋,再打不开,我就踹了!”

……

陈兴国把门打开个缝,一看是机械处的处长,掩门给司机打电话:“机械处的张处长喝多了,你去看下,给他开个房间,让他休息。”

不多一会,司机敲门进来:“张处长喝多了,认错门了,他在后楼的310,我给他开过门了,让他休息了。”

“好,等一会儿去他那里看看,我车里有水,过去时带2瓶,半夜会渴的。”

“好!”司机准备出去。

“等下,你送完水等十多分钟去他屋里看看,他也是领导,闹嚷嚷影响不好,再就是别让他有什么事了。等他睡了你再睡。”

“好!”司机也是当兵出身,执行力强。

关于亲抚下属,他是有很多榜样的:一次楚庄王跟群臣在日暮时喝酒,大家都喝高了,突然殿上的蜡烛灭了,大将唐狡借机调戏楚庄王身边的妃子,妃子大惊之下摘下唐狡头上将缨,哭告楚王无红缨者即为调戏人,那时烛还没重亮,楚庄王却没有处罚这位失礼的将军,反而下令宴间群臣,凡顶有红缨者尽数摘下,这样,除了唐狡自己外,没人知道刚才大胆犯上之人是谁,此后也无人再提此事。事隔多年,楚庄王被攻危殆,幸有一将军奋身杀至,救回楚王,原来将军就是唐狡,他对庄王没有惩办他一直心怀感激,故而冒死报恩。

知道归知道,行事归行事。作为新上任的“老板”,估计很少能有人按历史故事处理这酒后的闹剧,毕竟那都是名人做的到的。可陈兴国就这样做了,很是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夜深人静了,陈兴国的酒精兴奋劲儿也下了,躺在床上,他似乎看见他带着一个团结的班子,能拼的队伍,修的路进度快,质量高,得到了市里领导的好评,当领导把五一劳动奖章挂在他胸前时,他灿烂地笑着,仿佛是又得了一枚军功章。

查看更多>>
上一篇:拐弯处的爱 下一篇:此生不换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