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世间有善,为何恶亦相生

2018-09-27 21:06 编辑:闵妙菱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我的确爱你,不幸的是,一个人想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却免不了让别人不快乐。 大多数人在恋爱的时候会想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认为照自己的意旨行事是唯一合理的举动。

我想不幸的婚姻那么多,就是这个原因。 他们就像那些把自己的事情交给一个明知道是坏蛋的人物管一样;   由于这个坏蛋和自己很好,他们都不愿意相信一个坏蛋首先是坏蛋。

然后才是朋友,而且坚决认为这个人尽管对人不老实,对自己决不会如此。拉里不肯为了伊莎贝儿牺牲自己选择的生活,是相当坚强的,但是,失掉伊莎贝儿可能比他自己预料的要更加不能忍受。 可能他就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又要吃饼子,又要留着。 我从不与人争,没有人值得我与之争;我爱自然,其次爱的是艺术;我向生命之火伸双手取暖;火快烧残了,我也准备离去。

自我牺牲是压倒一切的情感,连淫欲和饥饿跟它比较起来都微不足道了。它使人对自己人格作出最高评价,驱使人走向毁灭。   对象是什么人,毫无关系;值得也可以,不值得也可以。 没有一种酒这样令人陶醉,没有一种爱这样摧毁人,没有一种恶使人这样抵御不了。 当他牺牲自己时,人一瞬间变得比上帝更伟大了,因为上帝是无限和万能的,他怎么能牺牲自己? 他顶多只能牺牲自己唯一的儿子。 许多人都患恐惧病。

我说的恐惧并不是指怕被关闭起来或者怕站在高地方,而是怕死亡,或者更糟糕的,怕生命。 他们看上去好像非常之健康,生活富裕,一点心事也没有,然而却被恐惧折磨着。

我有时觉得,这是人性中的最扰人意的一种心理倾向; 有一个时候,甚至盘算这是不是根植于某种动物本能,是人类从那个第一次感到生命栗颤的原始物质继承下来的。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三岛由纪夫:青春的特权,大概就是无知的特权 下一篇:如何才能过上真正慎独的生活?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