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白

2018-09-26 23:58 编辑:闵妙菱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或者,我生来就是个消极的悲观主义者,一直怀着试探的心理在生活,很多时候,我对自己命运之路的设想是苦难而多舛的,生活中的很多人在我心里只是茫茫人生的匆匆过客,我把握不了别人,就只能控制自己,为了免受伤害。在控制自己的同时,我也压抑自己,我体味不到快乐,沉淀在心里的只是苦水,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杯接着一杯的畅饮。在人性的最底层,我看到的,只有阴冷和饥饿。
    许多年来,我总是怀着漂泊的心在等待和寻找自己最终的归宿,我喜欢漂泊的感觉,却不喜欢漂泊的境遇,我常常深陷于自己虚无的精神世界,将自己无情的封闭,无法自拔。但庆幸的是我就像一棵树一样稳稳地扎根在这里,任凭命运的狂风残刮我所有的枝柯,不管这棵树将参天,还是枯萎,我只证明,自己存在过。
    我不怀疑瞬间的真诚,却从不愿或者说不敢相信这种真诚可以持久,并永恒。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自己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我的悲哀是:我常常可以透过他,而他,却永远无法逾越我。
    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象着自己怎样怀着悲壮的情怀,看着他微笑着朝我走近,我,紧闭双眼,暂时忘却心底不断升腾的那点自卫,把他想象成可以拯救我的那一个,我,紧闭双眼,向他打开我从来都在设防的心,虽然还给自己留有一席之地。而他,短暂停留,复又远离,看着他的背影,我含着笑。含着笑,我复归我来时的路,却找不到来处,在已经找不到来处的出口我不断回忆,不断地把他想起,此时,夜色漆黑,路途更加遥远。
    我想象着自己从此赤脚走过很多个冬天,很多个冬天的我,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完美主义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试图把自己修炼成一个水火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身,一个无所不能的人,一个永远的不倒翁。而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只是一个不健康、不完整的人,更像一个残缺的患者。
    许多年来,我怀着静默的焦渴在翘首以望,同时也不断地提醒和告诫自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身不必依靠,而负重的心却无处可逃。我千百次的问自己,我的心灵的家园在哪里?我在踽踽独行的路上走的太久。而现在,我拥有了太多。从此,我的身心都不再漂泊,这一切令人迷醉的、简单的,或许本不该属于我的一切使我如饮甘霖,受之若宠。我和他,两两相望,他不言,我不语,但彼此手握着对方的今生,和今生所有的温暖。他的无私的、无计较的包容容纳了我的全部身心。我终于有勇气把自己大白于天下,也许只是为了证实这一切一切的真实。
    至此,我终于可以坦然的面对自己,坦然的对所有似乎爱过我,我似乎爱过、恨过,或者说失望过的人说一声:我,无怨无悔。我时常不明晰我究竟等待的是怎样一个他,需要的是怎样一种生活,但我越来越清楚,我的路就在自己脚下。我不会等到“枝柯已枯堪采取”的时候再去懂得珍惜和拥有,等到未来回首的时候,我会对自己再说一次:我,无怨无悔!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一念之差 下一篇:旅游文章-人生是一场旅途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