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未尽的爱

2018-09-12 06:51 编辑:尹雪柳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那未尽的爱,存留天地间难以散去。那未褪色的情,眷恋凡尘难以泛黄照片。那含情的微笑,唼喋鸟语于微风间荡漾。忽近忽远的风,趑趄虚空为何独自呜咽?忽明忽暗的天,舒卷灰色的云不知叹息着什么?忽薄忽厚的照片,安然于桌子一角依然锁着尘封的岁月!
  
  ——题记
  
  莫名的小河,横亘在乡村两岸,低吟着古老的歌,时而有鸟语陪伴,时而有小虫偎依,时而白云在它眼睛里梳头,时而雨滴在小河怀里哭泣。不管多少岁月,它依然是那么美丽的小河,虽然它的名字很简单,简单得连这里的人都不知晓。似乎是被人们忘却了,这竟然是一条小河?小河没有难受,它温柔得吐纳着春之绿色,思考着夏之金色,抚摸着秋之褐色,呵护冬之白色。
  
  小河忘记了不了岁月的过往,岁月以至于常年钟情于它;人们有时会忘记它,它也忘不了匆忙的人群,哪个时刻有人牵着牛打这儿经过,哪个时刻有个女孩被男孩吻过.......
  
  小河,我想淌过那条小河,奈何是小船儿的不舍!静立于缓缓细浪中,难道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久久徘徊其中。走吧!遗失了的,明日还能再来取的。我催促着船儿行走,手中的船桨却激荡不了半朵水花来。我还是想离开那绿色的岸,离开我眷恋的地方。奈何我的心儿不舍!远离那背后的大山,远离你焦虑的目光!别了,我的女孩。请你的脚步缓缓留下。见底清澈的河流吹响别离的笙箫,浪花还如何挽留?船儿托起了潮湿在夕阳,双脚局促了一天的风景,前面是回归的路,后面是别离的倩影。
  
  留步吧!我的天使——曾经爱我的女孩。你的泪水如何能打湿我,如同打芭蕉叶上的骤雨,背面是逃避的我。去意已决的脚步,不曾回眸,蓝天悄然倾诉:你的目光忧伤了昨日的风景,连同今日的心情也暗黑色了。滴落的泪珠儿,你们为何不坚强了呢?在温柔的眼眶里你们都是精灵,坠落草尖是朝夕之境的尘土,凉凉的尘土。泪,注定是要落下,那是你留不住我的脚步。
  
  多想回首,回首就是你的柔情似水的眼眸,多少次在柔波里我幸福得醉去;是你起伏的胸脯,多少次在弹性物语中我的灵魂在徜徉;是你吻唇之梦,多少次在粘滑的缱绻里瞬间铸成了永恒。脚步迟疑了,青草依依旁是水花絮叨,絮叨着不变的春梦:回头吧!多情的岁月,涌动着幸福,为何要走呢?
  
  柔情如藤缠住了足迹,抬不起只能放下,脚不走定格了风景。为何要贪恋红尘的路,背后是花香呢喃,前面是忙碌!大脑混沌几乎,该如何?问谁去?目光直直得仰望,那是,依然瓦蓝的天,在不紧不慢得编织云朵儿,等待着不是的天晴,是雨中重逢。俯视船底,碧绿的水是多情的梦想,经不住怂恿我回望。回望,你的脸庞是夕阳下的玫瑰艳红,灿烂着诱人的光,我无法躲避那光。
  
  “哥!能不走么?我家也有可爱的草塘,有你喜欢的歌谣。”你在呼唤,声音酷比林中山雀婉转,声声摄人心弦。你的泪水悬挂于梨花两旁,红的是你的情谊,白的是你的忧伤。你的唇齿是情爱的桥梁,启动的跳动暖暖的飘摇。
  
  “回吧!我不能不走!请你原谅我的错......”心里的话如何说出口,是我的错,我不能将你拥入怀,不可以拥有幼小的花蕾,心如同一个犯人镰刀割裂着草原,一丝丝得破坏着,一滴滴鲜嫩的汁液,是情感的血,不能覆盖一时的冲动,如何能不是错?
  
  “不是你的错,哥,我爱你!只要你不走!”情的歌谣出于你的朱唇间,化作了一对飞翔的翅膀,搭在我的肩上。群山静默了,夕阳也冷清了,鸟鸣都不见,我到底回头了。
  
  心潮难平,如船底下的河,是激流拍打着的诗歌。我箭步下船,扔下左右晃荡的船头,任由小船不停着急得叫唤出更大的水花来。我依然不顾,脱离了河水的禁锢,心情激昂,一把拥你入怀。你将头埋在了我的胸口,呼吸着香甜的湿气,萦绕我左右。潮起潮伏的温柔,拍打我的胸膛,是温柔的恨,还是倔强的爱?心彻底的折服,不走了么?心语酝酿出温柔的诗,是哀婉的忧愁。我们的情如天边的云彩,是白色的纯洁,是灰色的叹息,还是彩色的虹彩。陶醉一刻吧!何管夕阳坠落与否。触动的灵魂,唆使唇印的吻合,宛如蛛网里的棉花糖,拍合容易,分解极难。时间都静止了,云彩也静默了,河流蹑手蹑脚流去,将所见告诉其它的浪花。万物感情至上,谁都想成全这段柔情。
  
  风习习,云依依,风景独好这边。融入了环境的我们,站成了绝美的风景。草青青河岸上,水哗哗船上,细蜜蜜的发梢在恋人脸上;忘记了环境我们,对岸的炊烟上,吆喝的牛角上,柔情的吻惊醒在恋人的眼睛上。
  
  远处一声鸦叫,是归巢的老鸟。我蓦然醒觉,天黑了,我们如何能继续缠绵?该离去了,我不能这样做!你用你的柔情似水,紧紧环绕于我。我用我的坚忍,狠心拒绝。你我都不在一条线上,你是一个学生——纯情的学生。情窦初开的你,在时光流里一定会忘记痴情的那一刻,我还是一股来去自如的风,将天上的白云胡乱涂抹,过后能给你的是什么?能眷恋否?不能。
  
  执意要走,我是那无情的风。执意要走,你是被风伤害的云。执意要走,天空留下揪心的风景。
  
  要走的我。你愕然面对,眼睛里是迷茫。为何要走,你不喜欢我么?拉着我的衣袖,你那缠绵的手紧紧咬着我的手。不疼,却异常揪心。无法面对你的眼睛,是喷火的情,此处虽然都是水,然情火是水扑不灭的。需要冷静,冲动是魔鬼啊!我比你大十岁,整整十岁,你可知道?你是妹妹,我是哥哥。我的话如一柄伤人的刀,深深得刺进了你的胸膛,那柔情的心儿还在扑棱呢!是不是碎了,我仿佛听见了噗嗤开裂的声音。声音飞速地传达,包围我的身体每一个细胞。泪水不由纷然而下,走了!
  
  我挥一挥衣袖,潇洒地登临小船,浪花终于开动了,我再也无法回头,面对你的那一双眼睛——独独有我的眼睛。
  
  下船了,我在岸这边,你在岸那边,流水在中间。浅浅的一湾水,跨不过目光的水,碧绿出一条线。线条虽窄,似乎一步能跳跃了去,这么清浅的水,却开辟了两岸的尘土,封住了你我的路。
  
  一个转身,你我相对!相对你,我久久无言。知道,我伤了你的心,请接受我的歉意。但,歉意的分量究竟多重,还不过是千里之外一孤鸿,我心真得疼了,随着你的泪水不停得凝重。草尖里,荒凉出我的影子,对岸的草尖里,同样荒出了你的影子。泪光模糊了彼此的影子,迷离中你袅袅而飞成了一朵云,用你的温柔为我画了一抹荫。我似乎找不到了自己,眼里竟是你的温柔,我悄然飞起成风,朝着地平线飘去,这些如何能合成一首诗?如实哀婉的诗也就罢了!
  
  擦去泪花,我决然离去!身后留下你孤独的影子。夕阳忍不住的落下,等待她的是漫长的相思,或许应该如此,我不可以拥有你的感情,不能给你任何的承诺,也只能拉下夕阳帷幕了。我假装看不见你,听不见你,感觉不到你。这些要命的感觉依然狂跳于我的心,我的血,我的头皮,还有我的灵魂。它们都齐声呐喊:你忘记得了她么?你能么?
  
  不能!不能!不能又怎样?你知道相差十岁是什么?是什么?是河湾这边的草,与河湾那边的蒲公英。不可跨越!倔强,就这么倔强,我渐行渐远,直到淹没于暮色中。
  
  哥!你等等!你别走!那湾逝水中浮现了熟悉的影子,是你,你竟然踩着小船儿来了,如一首诗飘渺而来,即清晰而模糊。似乎能看见,船头劈开荷叶的样子,水一溜得清丽着船影。来不及躲闪的荷叶纷纷倒伏于水间,一片盖过一片,栽倒在生养它们的水里。不少的荷花朵儿来不及六月盛开,只能怒放在清清一水间,飘散开一些粉红的精灵在水面。船头开辟水纹继续前行,浪潮不再是温情的旖旎,是罪魁,是破坏风景的敌人。船儿更有勇气前进,疯狂着情绪。似乎能听见,那船飞出河面的声音,是风在鼓捣着船底,一片叶般的飞临而来,你的船靠岸了,你的脚步飞溅在岸边的青草地,左右突突。
  
  哥!你等等,你别走!
  
  幸福是在招手!可我的固执不同意:相差十岁,你们没有幸福,她还是一个小孩啊!对于一个二十五岁的男孩,有如此的坚定,油然佩服自己!走,我忽然趴在土凹,隐身于草丛间,任由焦虑的呼唤飞来飞去。晚风里的声音更加清幽,声声撕裂着草衣,迷失在夏夜的故事里;声音如迷路的小孩不停扑打着柳枝,诉说着茫然之苦;声音飞临天际,包围着皎白月儿,笼着它宣泄迷离。我没有再一次出现,心里感觉醋似的酸,泪如雨下。望着那孤单的影子,我咬着嘴唇,与草叶相依,别了!我心爱的女孩!你还小,你属于你的年纪,我属于我的天地。你开启了多情的岁月,我必须封印自己的感情。你能想象一下,乡村的炊烟是那么的滞后,那烟尘里的故事,如何能将我们容纳进去?再见了!亲爱的女孩,你的岁月里有那草堂蒲草伴虫鸣,我却独独不能靠近!再见了,女孩!
  
  耳畔的声音,我默然接收,默然删除。就在今晚,你我都是陌路!草几乎看不见了绿色了,水更加迷茫,还有那苍茫的船儿,碎在了你的呼唤里。专情不是错,错在于拒绝!我还是要错下去!
  
  闺女!回家啦!
  
  远处的一声呼唤打断了你的呼唤,那是你爹得呼喊,发自于迷蒙中,消失于迷蒙中。那一刹那,我再也听不见你的声音!
  
  编后语:喜欢很简单,可是喜欢了就很难拒绝了!为了你的幸福,我还是选择拒绝了!
  
  

查看更多>>
上一篇:下一个路口,遇见另一端的幸福 下一篇:真的想你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