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弦浅殇

2018-09-10 07:05 编辑:阎夏槐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相遇注定是错误、天下难容、抹掉的记忆、痴情的泪痣、最终、谁与谁地老天荒?前世欠下的情债、我…用永生永世来还。

  -----题记

  她是守护奈何桥的魂灵-殇,千百年来淡漠的看着多少人在六道轮回,早已习惯没有丝毫感觉。看尽生离死别,看透世态炎凉。有的人不愿忘却前尘,执意不喝孟婆汤,被鬼差扔进忘川河,经受千年煎熬。有的人不愿转世,最终沦为孤魂野鬼,流连世间,永世不得轮回。

  愚蠢!这是殇对这些人行为的评价,人为何要活在过去,带着一份可有可无的前生记忆,有什么用?殇不懂,何苦如此固执,换来的不过是无尽的伤痛折磨罢了。

  站在冷清的望乡台上,一片幽际。殇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冥府的一切,内心如一片死水。鲜艳如血的彼岸花,诡异的黄泉路,三生石,奈何桥,忘川河…

  我为什么会在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是谁?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看不到我的前世呢?

  你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渡不过奈何,人间,怎会有你的痕迹。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波澜。站在殇身后的是冥,冥府的统治者。

  殇冷笑。

  心里仿佛有什么预感,立即回过头看向奈何桥,不经意间看到奈何桥那抹白色身影,眼眸一震。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又如此陌生,不知不觉间,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殇轻轻抬手拂过脸庞,看着指腹上冰冷而透明的液体,微微皱眉,这是什么?

  冥握住她的手腕仿佛有些震惊。眼泪?!你怎么会有眼泪?不可能!

  自言自语,眼泪…这就是人的眼泪么?殇甩开冥的手,你骗我。

  冥沉默片刻说,若是真的想知道这一切,就进入轮回去寻那人吧。

  轮回?殇不解,离开冥府后,我岂不是神形俱灭。

  冥说,这是天意,你命中注定的劫,前世因,后世果,你也该去了结一切了。

  殇愣在原地,前世因…后世果…我的劫?嘴角微扬,既然命中注定,那便去轮回走一遭罢了,想着便毫不犹豫的踏入六道轮回之中。

  ………

  江南时节,烟雨纷纷。

  殇出生在一普通绣庄之家,赐姓为浅,故名浅殇。

  时光转瞬即逝,十六年便过去了。

  一日,浅殇在护城河的游船上游玩,远远望去,一袭紫衫百褶裙,一瀑青丝直泄腰际,几缕发丝垂在胸前,头戴一支碧簪。肌肤如雪吹弹可破,白皙的面孔,精致的五官,不施任何粉黛,倾城的面容冷若冰霜,眼角下隐隐可见一颗泪痣。

  就这样伫立在船头,静静的眺望着远方。

  我等了你十六年,你又在何处?

  “抓飞贼呀!抓飞贼呀!”不知是谁在河岸大喊大叫,浅殇只觉得眼前一阵黑影,自己便被一黑衣蒙面男子左手搂住,向前飞去。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停在一片竹林中,将浅殇轻轻放在地上,浅殇注视着那双明亮的眸子,心隐隐抽疼,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模糊的人影,不觉间眼泪缓缓落下,是你么?我找到你了…

  浅殇紧紧握住男子的手腕,直视着那双眼睛。

  姑娘放心,在下是飞贼,并非采花贼,之前只是借姑娘逃脱罢了,几日后便会将你平安送回。

  浅殇扯掉男子脸上的布,愣在原地,那张熟悉的脸,千年前的呼唤如同古老的咒语在唤醒记忆,相遇相知,生死相依,一切的一切,瞬间在脑子里爆发。

  千年前,她为保国家平安,被迫远嫁他国入宫为妃,后宫众妃费心争宠,她却一人独赏梅花。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却偏偏令燕王心动。

  尊王的宠爱,富贵荣华,她却从未放在心上,她只明白,她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她的子民,心从未动容,直至那年冬至。

  茫茫大雪中,与他相遇相知,才明白了生存的意义。

  原来我的存在,是为了与你的相遇。

  只是,命运弄人,她是皇上的宠妃,而他是皇上的同胞兄弟,当朝王爷。

  内心一片混乱,到底是安守本份,做皇后的妃子,还是追寻心中那抹悸动,与他,忍受世人唾骂,流浪天涯?

  最终,兄弟反目,念极兄弟情谊,派他震守边关,永不得回朝。

  原本想,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吧,我们的相遇是个错误,不管能否在一起,至少我们都还活着,至少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至少…我知道你是平安的,这便好了…

  天下传闻,燕国浅妃,绝色容颜倾国倾城,天下无双。

  邻国赵国欲拿十五座城池换取浅妃,燕王果断拒绝,赵国宣战,战争三年,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天下百姓皆说如今妖妃当道,以至战乱不休。

  文武百官上书,交出浅妃,两国讲和,燕王大怒,数日不上朝。

  几日后,宫外传来消息,燕王受妖妃蛊惑,已失民心,各路官员逃跑,军心散乱,城池即将被攻破,王爷已战死。

  浅妃伤心欲绝,终日郁郁寡欢,不肯进食,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燕王听闻赶来,怒道,他死了!你也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死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浅殇冷笑说道。

  孤为了你,天下都不要了!为什么你的眼里却只有他!

  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怎会得知,世间怎会有如此多得为什么,为什么相知相遇,为什么暗许芳心,为什么命运捉弄…又为什么,如今阴阳相隔…浅殇痴痴一笑,仿佛自言自语。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又何尝不心痛。他原本是多么的优秀,勤政爱民,百官拥戴,可最后为了自己丢了江山,失了民心。却依旧没有后悔。明明知道自己心里并没有他,仍一如既往的待她。人的心,不是铁打的,可是…心太小了,只能容得下一个人。今生欠下得情债,怕是还不了了。

  燕王悲痛万分,你为何如此心恨。

  心么?他都不在了,我要心何用…对啊,他都不在了,这颗只属于他的心有什么用…它已经死了…不会再心动了…

  赵国攻城入宫,宫人妃子们拿了钱财都已逃走了。寂静的金鸾大殿上只有两个人影,燕王抚着浅妃的脸说,殇儿,今生,你的泪只为他流,你的心只为他死,来世,孤要做你眼角下的泪痣,这样,想到孤,你就会为孤流下眼泪。

  嘴角蔓延一抹苦笑,浅殇摇摇头,不,来世不要再遇到我了,我们的相遇注定是个错误,我的存在就是

  个错误。

  ………

  我的存在只会带来灾难,与他相遇,却害了他。而这一生,我最大的亏欠,便是他-断弦(燕王)无论我的选择是谁,都会伤害到另一个人,而他们都是我不愿伤害的人,怎么办…停在奈何桥,不愿选择,最终阳间、阴间都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

  冥说,既然三界都不容你,你便抹掉记忆,留在冥府罢了。

  ………

  “你…是,王爷…”浅殇愣住,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

  男子不解的看着浅殇。

  王爷,原来…今生,你我不过只是陌路人罢了。

  眼泪伴着悲痛缓缓落下,浅殇手指轻抚着眼角下的泪痣,原来,天意注定,陪伴我的人,终究还是你-断弦…

  心隐隐作痛,原来我错过的人是你。

  浅殇站起来,对着男子微微一笑,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谢谢你,让我明白,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的守护着我。

  冥…!我要带着我的记忆,带着他,永生永世呆在冥府,永不轮回。

  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永生永世可以在一起了,我的泪痣…断弦…

  前世欠下的情债,我用永生永世来还。

查看更多>>
上一篇:会哭泣的天使 下一篇:静待彼岸曼珠开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