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方式

2018-09-10 07:03 编辑:边幻柏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01、

  遇到宿杰时他15岁,站在旁边看一群和他年龄相近的少年打架,偶尔扶起倒在地上的人,然后继续冷眼旁观。我经过那里望见宿杰,站在他的旁边。我只是个过路者,不知为何要停在那里,看一场与我无关的争斗。最后这场争斗争警察到来而终止,我为宿杰证明他没有参与,我们安全离开。

  后来我们上了同一所高中,他总是爬上学校院里一颗粗大的槐树,静静坐在那里,像飞鸟一样,停留很久。听说他以前和母亲一起生活,后来母亲因病去世,只为他留下钱财。

  我清楚他内心的扭曲和阴暗,像图钉一样,随着年轮转动牢固的定在内心。他似乎在等待某个契合的点或某个人,来填补一直以来的空缺。他明了自己内心的缺失,却无能为力。

  早晨醒来,宿杰望到对面楼层的女子呆滞的坐在阳台,心生欢喜。因为宿杰时常做出这样的动作,遇到与之类似的人,他总想去探寻究竟。女子发现他,冲他微笑,然后彼此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放学后,宿杰想去对面阳台找她,想完全认清女子的容貌。半途他又返回,觉得似乎没有必要,与陌生人本来就该保持一个模糊的认知。他知道,这是一个能引起他冲到的女子,此时宿杰18岁,卓尔不群。

  宿杰成绩比我好出许多,他推脱说除了学习无事可做。他习惯性对许多人冷漠,无心伤害他人,只是一种被孤置隔离而形成的自我封闭的习惯。

  我问宿杰,为什么总喜欢爬到树上。

  他回答说,这里清静,不会被打扰。我不喜欢太过热闹的氛围,那些热闹总与我无关,使我觉得被很多人搁置,又好像与他们存在严重隔膜。

  回家时,刚进入小区宿杰就看到那个女子坐在一个角落里吸烟,很浓重的颓废感。宿杰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说,你好,我叫宿杰。女子望了望他说,我叫顾言,相顾无言的顾言。宿杰忽然想到就像昨日清晨的遇见一样,相顾无言。顾言又拿出一支烟,很熟练的姿势,接着示意宿杰是否需要,宿杰点点头,顾言从烟盒里拿出最后一支,帮他点燃。他们坐在那里聊天,直至夏季黄昏的日落。

  02、

  转天到了学校,宿杰欢喜的跟我说起顾言,说他们多么相知,说预感今天放学后在小区门口还能看见顾言,所以放学后顾言就马不停蹄的跑了回去。顾言又坐在昨天的那个地方,一边抽烟一边流泪。宿杰递过去卫生纸,坐在旁边,沉默不语。顾言又拿起一支烟放到他的嘴上,帮他点燃。

  等烟火燃尽,宿杰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失恋而已,顾言回答说。

  为什么。

  男朋友去了国外,所以分别。可是分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我还是不能自制的哭泣。

  我不高兴时就会看那些悲惨的故事或电影,然后知道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会有人比我悲惨。

  顾言望着他,忽然感觉这个年龄相近的男子隐藏着深刻的伤痛。遇到比她还悲惨的人,她应该高兴,顾言莫名其妙的笑了。

  周末的时候,他们一起去郊外放松心情。顾言坐在嫩绿的草地上,周围一些野草已经没过膝盖。宿杰突然从身后抱住她,能嗅到顾言身上清淡的香水气息,除了风穿过发髻的声音,还有禅撕裂般的鸣叫。

  顾言本能的抗拒,挣脱开宿杰。向他讲述了她和苏辰逸的甜蜜往事,他们还会经常互发邮件,并没有完全失去联系。顾言告诉宿杰,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她说苏辰逸就是这样对她说的,朋友和陌生人之间,她选择了朋友。

  03、

  回来后,宿杰向我抱怨顾言的痴情,只是,第一眼望见便喜欢她。

  我说,还是选择原谅吧,原谅自己,也原谅她,剩下的留给时间。

  我们好像总是寻找一些生活之外的惊喜,忽然出现却又不知如何承担。宿杰是这样,顾言也是。

  几天后的夜晚,顾言打电话让宿杰到她家里来,语气沉闷忧伤。宿杰进来时顾言正坐在地板上喝酒,凌乱不堪,宿杰也坐下来,彼此对饮。

  顾言带着几分醉意说,之前我喝酒抽烟,身边的朋友都会阻止,但我执意如此,所以她们都渐渐远离了我。她们大概不懂,很多时候,理解比爱更为重要。

  说完顾言躺在地上深深睡去,宿杰把她抱到床上,之后整理房间。偶然看到电脑暗暗发亮的屏幕上有一封已读邮件,是苏辰逸发给她的。

  顾言,我又交到新的女朋友,以后也会在这里定居。时常还会想到我们在一起的岁月以及那些面孔和记忆,我们的十八岁,我们曾热烈绽放过的青春。这一年我唯一懂得的就是顺从,宿命已经被规定好,它正在按照秩序前行。我们都要尊重各自的未来和一种不能被更改的命运轨迹。

  在已发送邮件中,宿杰找到顾言的回复。

  你是梦,一个不可消磨无法企及的梦,我在梦中,也希望苏醒。

  宿杰望了望静静躺在床上的顾言,心开始发疼,一种很无力的疼痛。他终于明白遇见顾言并不是一种惊喜,而是深深的不可自拔的悲哀。

  04、

  大概没有人知道,一个满身伤痕自幼孤独的人又如何重新对生活充满渴望与期待。

  放学的时候,我和宿杰走在一起,忽然有人在身后喊他的名字,转身过去,一个陌生的同龄男子。他说,我叫苏辰逸,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店坐会吧。说着苏辰逸用手指指向对面一家新开的咖啡店。宿杰点点头,充满疑惑的样子。

  坐了下来,我和宿杰都注意到苏辰逸苍白的脸,身体好像非常虚弱。苏辰逸对宿杰说,我的了癌症,还有一个月就会去世。我骗顾言说出国,并交到新女友。我知道你们现在走的很近,她需要人照顾。

  她心里想的念得都是你,顾言说。

  时间会改变这些的,她不会一直想念一个不存在的人。

  临走时,苏辰逸给宿杰一张纸条,上面有他的具体联系方式,包括他用来与顾言联系的邮箱,让宿杰有事找他,并瞒着顾言。

  宿杰问我,这像不像一个故事。

  我回答说,好在这个故事可以由自己操控。

  余下的一个月,苏辰逸让顾言充满了绝望,他否定他们曾经的相爱,认为那只是一种懵懂而梦幻的需索,互有所求,各补所需。宿杰放弃学业,每天陪伴醉生梦死的顾言,顾言在精神恍惚中仿佛知道这种绝望会伴随她很久很久。

  05、

  一个月后,宿杰见到苏辰逸的尸体,和他母亲去世时一样,平静以及苍白的面部。他想到每个人最终都会获得平静,没有挣扎和苦痛。

  顾言习惯趴在宿杰的肩膀上哭泣,她知道那场感情痛的那

  么真切和长久,绝非懵懂梦幻。她发邮件给苏辰逸,乞求收回他说过的那些话。

  宿杰因总是无故旷课被学校开除,他轻松的对我说,我的学生生涯结束了,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自由。但我看到他眼角微小的泪滴,很快的流动。

  平静的时候顾言对宿杰说了声谢谢,宿杰好像得到了一些欣慰。顾言接着说,十七岁时爱上的那个男子,或许就注定不会再爱上别人,请保存我最初的完整的信仰。

  几天后,顾言一直没有收到苏辰逸的邮件。

  又过了一周,仍然没有苏辰逸的邮件。

  大雨滂沱,顾言又陷入更深的绝望,就如同身体陷入秋雨中一样,除了沉重下落的雨声,不再有别的声音。

  宿杰拼命的摇晃她的身体,大声的说,醒醒吧,你的不可磨灭无法企及的梦已经破灭了。

  顾言激烈的回应说,那你如何保证不再有夜,不再继续同样的梦。

  宿杰忽然坐在雨中,他终于相信,时间抹平的是记忆,而非记忆的产物。那个梦,永久而坚定的存在。

  06、

  转天,宿杰登陆苏辰逸的邮箱,看到一封未读邮件。

  苏辰逸,你否定我们曾经相爱,可是你告诉我,我的内心究竟需要多么强大和坚硬才能够承受,就连最后一点点自以为是的温暖都被你索取。泪水和疼痛在内心滋生许久,它们就像一面镜子,清晰的映射出我对你深沉的无可置疑的爱。请你收回那些话,那些支撑我内心的东西不能被轻而易举的抹杀。

  沉默良久,宿杰模仿苏辰逸的口吻回复顾言的邮件。

  顾言,这些天我在想给我们之间的关系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位,原来我以为陌生人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但有些东西真实毋庸置疑的存在。或许我们之间就会以一种莫名的关系而维持这样的存在,你要学会处理没有我的时光,找合适的男子恋爱,自信而明媚的生活下去。

  一会儿,收到顾言的邮件。

  看到你的邮件,我真的高兴很多,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关系,我太过于贫乏,所以已经知足。至于恋爱,我很难再对别的男子产生兴趣。

  宿杰关上电脑,躺在床上,他在思考一些从未遇到过的事情以及爱情的真正意义。他还是决定偏执而无所畏惧的等,像是在穿越漫漫无边的沙漠,需要强大的忍耐和坚持。宿杰感到他的生命正在走向一种从未到达过的极端,难以自控。

  顾言约宿杰出来聊天,她还是对宿杰的陪伴表示感谢,并说已经收到苏辰逸的邮件,非常高兴。她为宿杰点燃一支烟,这个在外人看来很亲切的东西,却是他们相识的基本。她说苏辰逸不喜欢她吸烟,所以不会再吸。一会儿她又高兴的说,我们现在不是朋友,也不是陌生人,而是一种莫名的关系。宿杰冲她微笑,就像当初第一彼此看见顾言对他微笑一样,有难以掩盖的忧伤和绝望。

  07、

  此后,收到顾言的邮件,宿杰就会以苏辰逸的口吻回复过去,尽力安慰顾言,使她高兴。宿杰在扮演一个他最不愿意扮演的角色,然后又以真实身份与顾言见面,听顾言说她的快乐与知足。宿杰知道,她的快乐来源于苏辰逸,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每天宿杰都能看到顾言满意的微笑,以前以朋友的身份来爱她,如今以一个隐匿的已故者的身份来爱她。我知道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孤独的站在旁边看别人打架的宿杰,一个毫不爱他的女子竟使他发生巨大变化,他似乎窥见了生命的本质,在于平实中完成自我存在的意义。

  宿杰问我,你不是说这个故事可以由自己操控吗。

  我回答说,可是为了顾言,你选择听由天命。

查看更多>>
上一篇:【同人】山有木兮木有枝 下一篇:会哭泣的天使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