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危机

2018-08-07 15:50 编辑:胥惜雪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现在这社会说实话的有几个我不知道,但老实人越来越少了。

还在很小的时候,家里的人就教我,逢人三份真话七分假话。出门在外要多长一个心眼。如此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教育,还有何信任可言。

出了门,上了火车知道,家里人教我的是错误的,他妈的跟本不是三分真话七分假话,是他妈的全部假话。

还没到广州的时候,就有穿着列车员衣服的人来买车票了,说是广州火车站对面国营流花车站的票,25元,比车站还便宜5元。我还信以为真,高兴了半天,想着不用自己去买车票了,下了火车就有人带我去车站。很快就到了广州火车站,下了火车还真的有人来接我们。上了火车站的天桥就感觉不对劲,下了天桥七拐八拐,到了地方,一看那没有灯光的黑暗的小院子,门口没有明显的牌子,里面停了一辆大客车。至此,我知道我们被骗了。上车还被要求交了5元钱的保护费。被骗了,而且被骗的还不轻,居然是黑社会。这还不是最终,这车是去深圳的,途径东莞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就让我们下车了。下来车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围上来一圈车,要强拉我们,最终我们逃到了路边,问了还开门的店,也没弄清楚是什么地方,最后在路边上了一辆的士,才到了目的地。结果一样被宰一百元。后来才知道,流花车站到东莞的票才二十元,那时在工厂里上班一个月才几百元钱。

在这就是回家去广州火车站坐火车的又被一个假老乡给骗了,说好有十元的大通铺,我才上他的面包车的,结过又是七拐八拐,到了才知道,根本没有那种铺,最便宜的也要四十元钱,不过房间挺好的,挺大的,挺干净的。人生地不熟的我也认了。说好了叫我,结果没有叫我,起来迟了,赶到火车站的时间火车已经开走了。再到火车站的时候还差点被一个摩的给骗。经过这两次的事件,我已经很少再相信人了。

又一次到广东,到广州,没进老乡的厂前,又被一外乡人以可以进好厂的方式给骗到传销窝了,不过第二天我就逃出来,回去都找到那个人,看到我以后,被吓的自己的东西不要都跑了。后来进了老乡的厂,在宿舍里聊天,谈起这些事,十成十都在广州被骗过。

出门在外时间久了,和人说话聊天,一开口没几句就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了,在外十多年,哎,碰上个说真话的少之又少,很难,很难。

我们的信任何在?我们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网络活起来了,可网的假的多,吃亏上当很多。哎,就连政府的空话也越来越多。如果一直是这样,我的百姓又如何处置?

信任,何为信任?不知从何时起,老实人被人瞧不起,老实就意味着没有前途没有事业没有女孩肯嫁!

我们到了多么危险的时刻!又有谁来扞卫这些,靠那些没有分量的老实人?还是要血的洗礼!

查看更多>>
上一篇:相亲 下一篇:是谁让我们变的不真实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