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要翻身

2018-07-11 06:18 编辑:杨凌萱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你别急,又没人跟你抢!”凤冷冽看着龙默默几乎都要把信插撕了,出声阻止。

    龙默默打开信,看完后激动的抱住了凤冷冽。

    “冽,你知道哥哥说什么吗?他说在回龙国的路上,他遇到一个喜爱的女子,他也要成亲了!还有那个孤祈然,他也和哥哥回了龙国!他们二人祝咱们新婚快乐。”她开心的转着圈,幸亏凤冷冽一直护着她,不然她非摔倒不可。

    “怎么他成亲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当初说咱们要拜堂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这么高兴!”凤冷冽紧张的抱住她,不满的说到。

    “当然开心了,哥哥可是第一次成婚,咱们二个人都是老夫老妻了,不行,我得马上给哥哥回信,挑礼物,可惜咱们的婚期挨得太近了,我们恐怕赶不及去他的婚礼了。”龙默默有些失望的说到。

    “凤皓轩那小子送我的那对血玉镯子我非常喜欢,我要送给未来的嫂嫂作贺礼!哥哥,送他什么好呢?我看礼品中有个玉带很漂亮,我本来是想留着给你的,现在还是送给哥哥吧。”龙默默做了决定,立刻跳出了他的怀抱,去给龙离瑾回信,顺便准备礼物去了。

    凤冷冽看着她快乐的如同小兔子一样的背影,宠溺的笑了。

    龙默默写好回信,包好了礼物,郑重的交给了凤冷冽。

    她把东西放到他的手上,认真的看着他说到,“千万不要弄丢了,一定要送到!”

    凤冷冽好笑的看着她,他的默默什么时候这么认真过,看来她的这个哥哥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好,不会弄丢的。不过,你把要给我的玉带送人了,那我怎么办?”凤冷冽凑近她问到。

    龙默默想了半天,最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冽,我帮你绣一个!”

    现在的龙默默被凤冷冽宠得是非常的任性,只要是她想干的事,谁也别想再拦住她。

    凤冷冽看着她扎破的手指,阻止她几次也不成功,最后他只能每天都心疼的为她包扎手指。

    龙默默带着丝丝和青青,三个人一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小妮则站在她们的身后指导着三个人。

    龙默默绣得是一个大红色的腰带,她要凤冷冽在她们成亲当日系上它。

    所以,她绣着绣着就会抱着腰带傻笑一会,想着凤冷冽穿上她亲手做的东西,她简直要幸福死了。

    丝丝绣的是一个荷包,她是绣给哥哥的,虽然她的绣功跟娘亲的不相上下,但是她坚信,哥哥一定会喜欢的。

    青青绣的是一个头发的束带,她是绣给苏先生的,先生养了她五年,教了她五年,她从现在起,就要开始报答他,这个束带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虽然她的绣功也很烂。

    清风回到房间,看到正在用功的三个人,也没有打扰,走到她们的身后,认真的看着她们手上的绣品。

    “王妃,你绣得这两只鸭子可真像!”清风夸奖的说到,但是至于她为什么要绣鸭子,他就有些不明白了。

    龙默默“砰”的放下绣品,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清风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不明白他哪里说错话了。

    而其她的三个人已经笑成了一团。

    清风叔叔真是太有眼力了,一眼就看出娘亲绣得是鸭子!

    清风看着二个小丫头赞许的看着他,看了看她们的绣品,也赞道,“你们二个绣得也形象,草上还有虫子呢!”

    丝丝和青青的笑脸嘎然而止,这个清风叔叔还真是……

    她们明明绣得是兰花,哪里来的草,哪里来的虫子!

    三个人都低下头,继续努力,谁也不理他。

    “我说错什么了吗?”清风不解的看着小妮。

    小妮偷笑的附到他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清风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出了房间。

    还是小妮的绣功最好,他摸了摸腰间的锦带,他身上所穿的一针一线,都是她亲自绣的,又亲自做的,有这样的妻子,他这一生还有何求。

    等到将来,他的孩子出生,也会穿上他娘亲亲手做的小衣裳的。

    龙默默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把腰带绣好,她紧张的捧着它来到了茉莉园。

    她看着上面的图案,虽然她绣的鸳鸯真的很像鸭子,而且还一只大一只小,但是一公一母,本来就应该一大一小,鸳鸯本来长得就像鸭子,不是吗?

    虽然这条长长的腰带上,只有这两只光秃秃的鸳鸯,但是她相信,凤冷冽一定会喜欢的,而且他还会在她们成亲的当天带上它。

    走到房间的门口,她把腰带藏在背后,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冽,我有东西要送给你!”龙默默从外面跳了进来,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凤冷冽早就听清风说了,她们三个人绣花的事迹,今天她真的拿着来了,他的心里真的是很甜,很甜!

    “是什么?快让我看看!”他大步走上前,抱住她,亲了亲她粉粉的唇。

    “你看,喜不喜欢!”龙默默把手中的腰带高高的举起,邀功似的等着凤冷冽夸奖。

    凤冷冽拿到手中,看着上面两只可以说是非常可笑的‘鸳鸯’,他却笑不出来,鲜红的布上有着点点的暗红,他知道,那是她扎破手指时滴上的血。

    “喜欢,这是我这一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凤冷冽紧紧的把龙默默拥入怀中,眼眶再一次的湿润了。

    龙默默听到他说喜欢,心里也是甜甜的,“冽,咱们成亲的时候,你会带着它吗?我知道我的绣功不好,但是我会努力学的,等我学好了,我就帮你做衣裳,做鞋子!”

    “默默,我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我这一生就足够了!”凤冷冽轻执起她满是针孔的小手,“伤在你身,痛在我心!”

查看更多>>
上一篇:弃妇要翻身-默默,嫁给我 下一篇:白采 叶圣陶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