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官考工记第六·轮人/輈人

2018-04-17 13:51 编辑:匡元风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轮人为轮,斩三材必以其时。三材既具,巧者和之。毂也者,以为利转也。辐也者,以为直指也。牙也者,以为固抱也。轮敝,三材不失职,谓之完。望而□其轮,欲其幎尔而下迤也。进而□之,欲其微至也。无所取之,取诸圜也。望其辐,欲其揱尔而纤也。进而□之,欲其肉称也。无所取之,取诸易直也。望其毂,欲其眼也,进而□之,欲其帱之廉也。无所取之,取诸急也。□其绠,欲其蚤之正也,察其菑蚤不龋,则轮虽敝不匡。凡斩毂之道,必矩其阴阳。阳也者,稹理而坚;阴也者,疏理而柔。是故以火养其阴,而齐诸其阳,则毂虽敝不蒿□。毂小而长则柞,大而短则挚。是故六分其轮崇,以其一为之牙围,参分其牙围,而漆其二。椁其漆内而中詘之。以为之毂长,以其长为之围,以其围之阜力捎其薮。五分其毂之长,去一以为贤,去三以为轵。容毂必直,陈篆必正,施胶必厚,施筋必数,帱必负干。既摩,革色青白,谓之毂之善。参分其毂长,二在外,一在内,以置其幅。凡辐,量其凿深以为辐广。辐广而凿浅,则是以大扤,虽有良工,莫之能固。凿深而辐小,则是固有馀,而强不足也,故竑其辐广,以为之弱,则虽有重任,毂不折。参分其辐之长而杀其一,则虽有深泥,亦弗之溓也。参分其股围,去一以为□围,揉辐必齐,平沈必均,直以指牙,牙得,则无槷而固,不得,则有槷必足见也。六尺有六寸之轮,绠参分寸之二,谓之轮之固。凡为轮,行泽者欲杼,行山者欲侔。杼以行泽,则是刀以割涂也,是故涂不附。侔以行山,则是搏以行石也,是故轮虽敝不甐于凿。凡揉牙,外不廉而内不挫,旁不肿,谓之用火之善。是故规之以□其圜也,萭之以□其匡也。县之以□其幅之直也,水之以□其平沈之均也,量其薮以黍,以□其同也,权之以□其轻重之侔也。故可规、可萭、可水、可县、可量、可权也,谓之国工。

【译文】
轮人制作车轮,砍伐[用作毂、辐、牙的]三种木材必须依照一定的季节。三种木材具备之后,心灵手巧的工匠将它们加工组合[而成为车轮]。毂,要使它利于车轮的转动;辐,要使它直指[车牙];牙,要使它牢固紧抱。轮子即使磨损坏了,毂、辐、牙也不松动变形,称之为完美。远看车牙,要能够[从中间向两旁]均匀地下斜;走近来看,要着地面积小:这没有别的什么可取法,只有取法于圆[才能做到]。远看车辐,[向牙的一端]要削得较细小;走近来看,要[每根车辐的]粗细都很均匀:这没有别的什么可取法,只有取法于平直[才能做到]。远看车毂,要像凸出的大眼睛;走近来看,要缠革的地方显出毂端的木棱:这没有别的什么可取法,只有取法于紧固[才能做到]。看车牙的绠处,要绠内侧的蚤安得很正。观察辐的蕾和蚤[成直线相对而]没有不齐,那么即使轮用坏了也不会变形。

凡砍伐毂材的方法,必须刻记下树的背阳面和向阳面。向阳面的木材纹理较密而木质坚硬,背阳面的木材纹理较疏而木质柔软,因此要用火烘烤背阳的一面,而使木质变得与向阳面一样[坚硬],那么毂即使用坏了木材也不会缩耗[而致使裹在上面的皮革鼓起]。毂小而长[辐间的距离]就狭窄,大而短[车轮]就不安稳。因此用轮高[六尺六寸]的六分之一做牙围。牙围的三分之二加油漆。度量轮两边白油漆以内的长度而从中折分,用以作为毂的长度,又用毂的长度作为毂的周长。依照毂的周长的三分之一挖除毂心而为薮。把毂的长度分为五等分,去掉二等分就是贤的周长,去掉三等分就是轵的周长。整治毂一定要它直,[毂上所刻的]篆的排列一定要正,毂上所涂的胶一定要厚,所缠的筋一定要稠密,所缠裹的皮革一定要紧紧地贴附着毂干。[在此革上先涂丸漆,丸漆干后再用石块打磨],打磨之后,皮革显出青白色,这就叫做好车毂。把毂长分成三等分,使二分在外,一分在内,[在这两者之间的地方]安置车辐。凡辐,度量(毂上]凿的深度来确定辐的宽度。辐宽而凿浅,辐就会因此而摇动,即使有好的工匠,也不能使之牢固;凿深而辐狭小,就会使辐牢固有余而强度不够。因此度量辐的宽度以作为蕾宽的尺寸,[而蕾端则削成尖笋状],那么即使有重载,毂也不会折断。把辐长分成三等分而[把靠近牙处的]一等分[的内侧]削得细小些,即使遇有深泥,辐上也不会黏泥。把股围长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骰的围长。用火烤煤做辐的木材必须使它们一律笔直,把辐材沉入水中,入水的深度要均平如一。辐要直指牙[凿],使蚤与凿密合,无须加楔子就会牢固了。如果[蚤与牙]不能密合,就要加楔子,楔子的末端一定会[从牙践地一边的凿眼中]露出来。六尺六寸高的轮,留出三分之二寸宽的绠,这就可以称得上轮子牢固。

凡制作车轮,行驶在泽地的[轮牙践地的一边]要削得较薄,行驶在山地的[轮牙的上下]要厚薄均等。[轮牙践地的一边j削薄而行驶在泽地,就像用刀切割涂泥一样,因此涂泥不会黏附车轮;[轮牙上下]厚薄均等而行驶在山地,就是用圆厚的轮牙仃驶在山石上,因此轮子即使用坏了,也不会使凿孔两侧的牙磨损变薄而致使凿中的辐蚤松动。凡用火烤燥牙材,朝外的一边木材的纹理不断绝,而朝内的_连不挫损,两旁也不肿出,叫做善于用火。用规测量以观察轮子圆不圆,用矩测量以观察[辐与牙相交处]是否成直角,悬垂线以观察上下车辐是否成一条直线,用水来测量[两只轮子]沉入水中的深度是否相等,用黍来测量[两
毁的毂孔]以观察它们的大小是否相同,称量两轮以观察它们的重量是否相等。因此[所制作的轮子]可以经得起圆规、曲尺、水、垂线、黍、称的检验,[这样的工匠]就可以称之为国工了。

  轮人为盖,达常围三雨,桯围倍之,六寸。信其桯围以为部广,部广六寸。部长二尺,桯长倍之,四尺者二。十分寸之一,谓之枚,部尊一枚,弓凿广四枚,凿上二枚,凿下四枚,凿深二寸有半,下直二枚,凿端一枚。弓长六尺谓之庇轵,五尺谓之庇轮,四尺谓之庇轸,参分弓长而揉其一,参分其股围,去一以为蚤围。参分弓长,以其一为之尊,上欲尊而宇欲卑,上尊而宇卑,则吐水,疾而霤远。盖已崇,则难为门也,盖也卑,是蔽目也。是故盖崇十尺,良盖弗冒弗紘,殷亩而驰,不队,谓之国工。

【译文】
轮人制作车盖,盖柄的上节围长三寸,盖柄的下节围长增大一倍,为六寸。用盖柄下节的围长作为上面盖斗的直径,盖斗的直径为六寸,盖斗[下的柄]长二尺。盖柄的下节比上节长一倍为四尺而又加一倍[而为八尺]。一寸的十分之一叫做枚。盖斗的上部高出一枚,【盖斗周围]安弓的凿孔大四枚,凿孔的上边留出二枚,凿孔的下边留出四枚;凿孔深二寸半,(凿孔内]减于凿口处二枚,凿孔顶端宽一枚。盖弓长六尺,叫做庇轵,长五尺叫做庇轮,长四尺叫做庇轸。把弓长分成三等分,而把[靠近盖斗的]一等分用火烤燥[而变得平直]。把弓股的围长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弓蚤的围长。把弓长分成三等分,以[靠近盖斗的]一等分作为高出[而平伸的]部分。近盖斗的部分要高而宇曲、的部分要低。近盖斗的部分高而宇曲的部分低,雨水就流淌得快而且流得远。车盖过高就难以通过宫室的大门,车盖过低就会遮住人的视线,因此盖的高度设计为十尺。好的车盖上即使不蒙幕、不用绳栓系幕,[车子]横驰在垄亩间盖弓也不会脱落,[有这种技艺的工匠]就可以称之为国工了。

  舆人为车,轮崇、车广、衡长参,如一,谓之参称。参分车广,去一以为隧。参分其隧,一在前,二在后,在揉其式。以其广之半为之式崇,以其隧之半为之较崇。六分其广,以一为之轸围。参分轸围,去一以为式围。参分式围,去一以为较围。参分较围,去一以为轵围。参分轵围,去一以为轛围。圜者中规,方者中矩,立者中县,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继者如附焉。凡居材,大与小无并,大倚小则摧,引之则绝,栈车欲弇,饰车欲侈。

【译文】
舆人制作车箱,使车轮的高度、车箱的宽度、车衡的长度,三者如一,叫做三称。把车箱的宽度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车箱的纵长。把车箱的纵长分成三等分,一等分在前[作为车轼短边的长度],二等分在后[作为安置车輈和较木的长度],用火燥制车轼。用车箱宽度的一半作为轼高的尺度。用车箱纵长的一半作为较的高[出于轼的尺寸]。把车箱的宽度分成六等分,用一等分的长度作为轸木的围长。把轸木的围长分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轼木的围长。把轼木的围长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较木的围长。把较木的围长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轵木的围长。把轵木的围长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树木的围长。[凡车箱上所用之木],圆木圆得符合规,方木方得符合矩,立木直得符合垂线,横木平得如同水平,直立之木如同[从地里]生长出来的,纵横相交之木如同附着为一体。凡处置造车的木材,粗大的木材不要同细小的木材相并而用;粗大的木材倚附于细小的木材,细小的木材就会折断,用力拉时会把细小的木材拉断栈车的车箱要向里收,饰车的车箱要向外张。

  輈人为輈。輈有三度,轴有三理。国马之輈,深四尺有七寸,田马之輈深四尺,驽马之輈,深三尺有三寸。轴有三理:一者,以为美也;二者,以为久也;三者,以为利也。軓前十尺,而策半之。凡任木、任正者,十分其輈之长,以其一为之围。衡任者,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围。小于度,谓之无任。五分其轸间,以其一为之轴围。十分其輈之长,以其一为之当兔之围。参分其兔围,去一以为颈围。五分其颈围,去一以为踵围。凡揉輈,欲其孙而无弧深。今夫大车之辕挚,其登又难,既克其登,其覆车也必易。此无故,唯辕直且无桡也。是故大车,平地既节轩挚之任,及其登阜也,不伏其辕,必缢其牛。此无故,唯辕直且无桡也。故登阤者,倍任者也,犹能以登,及其下阤也。不援其邸,必緧其牛后。此无故,唯辕直且无桡也,是故輈欲颀典,輈深则折,浅则负。輈注则利准,利准则久,和则安。輈欲百无折,经而无绝,进则与马谋,退则与人谋,终目驰骋,左不楗行数千里马不契需,终岁御,衣衽不敝。此唯輈之和也。劝登马力,马力既竭,輈犹能一取焉,良輈环灂,自伏兔不至軓,七寸,軓中有灂,谓之国輈。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圜也,以象天也;轮辐三十,以象日月也;盖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龙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鸟旟七斿;以象鹑火也;熊旗六斿,以象伐也;龟蛇四斿,以象营室也;弧旌枉矢,以象弧也。

【译文】
輈人制作輈。輈有三种高度,轴有三项要求。国马的輈[下距轸]高四尺七寸,田马的輈[下距轸]高四尺,驽马的輈[下距轸]高三尺三寸。制作车轴有三项要求:一要光洁好看,二要经久耐用,三要利于旋转。[輈]在前轨之前的长度为十尺,而马鞭的长度是它的一半。凡承受重力的木材,承受车箱重力的[钒木],把輈长分为十等分,用一等分作为钒木的围长;[两轭之间]受力处的衡木,把它的长度分为五等分,用一等分作为它的围长。如果[围长]小于这个长度,就叫做不胜任。把左、右两轸木间的宽度分为五等分,用一等分作为轴的围长。把輈长分为十等分,用一等分作为当兔的围长。把伏兔的围长分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輈颈的围长。把輈颈的围长分为五等分,去一等分就是輈踵的围长。凡用火烤輈木,要顺着木材的纹理而弯曲的弧度不要太深。现在大车的辕低,上坡感到困难;就是能爬上去,也容易造成翻车。这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辕直而不弯曲的缘故。因此大车行走在平地上,车辕平衡适于任载,到上坡的时候,不向下伏压车辕,就一定会悬勒牛脖子。这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辕直而不弯曲的缘故。因此大车上坡,虽然要加倍用力,还是能够爬上去;到下坡的时候,不拉住大车的后边,牛后的革带一定会兜勒牛的臀部。这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辕直而不弯曲的缘故。因此輈要很坚韧。輈弯曲的弧度过深就会折断,过浅就会倚负[而磨压马的股部]。輈[的弯曲弧度适中]如同水下注一般就会使车的行驶便利而又平稳,便利而又平稳就经久耐用,[輈的曲直]调和[乘车人]就安稳。

輈要有一定的弧度而不致折断,要顺着輈木的纹理[糅曲]而不[使纹理]断绝。想要使车前进的时候同马想前进的意思正相应,想要使车后退的时候又能符合人的意思而后退,【前进和后退都能随心所欲,十分便利],整天奔跑不息,在车左边的尊者也不会感到疲倦;行驶几千里,马也不会因为马蹄开裂受伤而畏惧;成年驾车,衣下的裳也不会磨破:这只是因为輈的曲直调和的缘故。[輈的曲直调和]就能助马用力前进,即使马力已经用尽(想停下来],輈还能促使马前进好几步。好的辑上漆饰的环形纹理,在伏兔的前边、不到前轨约七寸的地方,前钒内能保持这漆饰的环形纹理[长久不被车箱底板磨灭],就可称之为国輈。轸的方形,以象征地。盖的圆形,以象征天。轮辐三十根,以象征日月[三十日合宿]。盖弓二十八根,以象征二十八宿。龙旃饰有九存,以象征大火之次[的尾宿九星]。鸟旃饰有七存,以象征鹑火之次[的星宿七星]。熊旗饰有六脖,以象征[参宿中]伐星[的六颗星]。龟旒饰有四旃,以象征营室(与东壁连体构成的四颗星]。弧旌上画有枉矢,以象征(形如张弓发矢的]弧星。 [下一章>>] [返回目录▲]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