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 | 我思故我在

2018-04-05 10:01 编辑:管访枫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笛卡尔


  勒内·笛卡尔,1596年3月31日生于法国安德尔-卢瓦尔省的图赖讷拉海(现改名为笛卡尔以纪念这位伟人),1650年2月11日逝世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笛卡尔是法国著名的哲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神学家,他对现代数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因将几何坐标体系公式化而被认为是解析几何之父。笛卡尔是二元论的代表,留下名言“我思故我在”(或译为“思考是唯一确定的存在”),提出了“普遍怀疑”的主张,是欧洲近代哲学的奠基人之一,黑格尔称他为“现代哲学之父”。

  我思故我在


  当豪情只是劝咱们去做能够缓行的事的时分,该当抑制本人不好立即作出任何判别,用另一些思惟使本人定必然神,直到工夫和歇息使血液中的情绪完全安宁上去。


  在这个世界上,良知被分派得最为公道。


  恐惧的主要原因是惊奇,摆脱它的最好办法是临事先思考,并使自我对所有不测事件(惊奇是由对它们的害怕引起的)有所准备。


  当感情只是劝咱们去做能够缓行的事的时候,应当克制自我不好立刻作出任何决定,用另一些思想使自我定务必神,直到时刻和休息使血液中的情绪完全安定下来。


  当我怀疑一切事物的存在时,我却不用怀疑我本身的思想,正因此时我唯一能够确定的事就是我自我思想的存在。

  论灵魂的激情:


  关于怯懦和害怕


  怯懦与勇气正相反,它是一种颓丧或冷漠,它阻止灵魂去做一些如果不是怯懦的话,它可能会去做的事情。害怕或恐惧则与果敢相反,它们不仅仅是一种冷漠,而且也是一种灵魂的骚乱和不安,它们使灵魂不能够去与将要降临的灾难进行对抗。


  害怕的用处


  至于害怕或恐惧的激情,我看不出它有什么可赞扬的和有用之处,而且,它不是一种特别的激情,而不过是一种过度的怯懦、惊惧和担心,这种过度又总是有害的;因此,就像果敢是一种过度的勇气,但是只要人们为自己设定的目的是好的,它就总是有益的。由于引起害怕的基本原因是惊讶,因此要想避免这种情况,没有什么比对可能会引发人们害怕的事情和担心预先作好规划和准备这更好的方法了。


  关于内疚


  意识的内疚是一种悲伤,它起因于人们怀疑有一件人们在做的或者已经做了的事情实际上是不好的。内疚必然以怀疑为前提。因为,如果人们完全确定人们做的事情就是不好的,人们就不会去做了,这主要是因为意志只会倾向于面对那些看起来是好的东西。如果人们已经确定自己已做的事情是不好的,就会有所后悔,而不仅仅是内疚。这种激情的用处是促使人们去检验自己有所怀疑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好的,并且防备人们在还没有确定它到底是不是好的情况下再一次这样做。但是,由于内疚以不好的东西为前提,因此,人们最好还是不要有机会去感受这种激情,人们可以用避免犹豫不决那样的方法来预防它的出现。


  关于嘲笑


  嘲弄或嘲笑是一种混合着恨的高兴,它源于人们看到在一个人那里有某种不怎么严重的不幸,并且认为这个人就该如此。对这种不幸,人们感到憎恨,但由于人们又看到这人正该如此,于是人们会感到一种高兴。当事情出现得比较突然时,惊奇中的惊讶因素就会使人们发笑,正如我们在上面谈论笑的性质时听说的那样。但是,这种不幸应该是比较小的,因为如果它比较严重,我们就不能认为他就该如此,这样认为的人或者本性不是坏的,或者是对那个人存有很大的仇恨。


  嘲讽的作用


  适度的嘲讽使一些毛病显得荒唐可笑,然而嘲讽者却并不会嘲笑这些毛病,也不会对具有这些毛病的人表现出任何的憎恨。适度的嘲讽并不是一种激情,而是高贵之人身上的一种品质,它显示了人们那轻松愉悦的性情和灵魂的宁静,而这些正是德性的标志;通常,它也显示出人们精神上的机智,正是由此,人们才能对他们嘲讽的对象表现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关于嫉妒


  人们通常所说的嫉妒是一种恶,其本性是不道德的,它使人们对于他们所看到的发生在别人身上的好事感到不快。但是,我在这里想用这个词表示一种并不总是不道德的激情。嫉妒,当它是一种激情的时候,是一种混合着恨的悲伤,它起因于人们看到有某种好的东西出现在了一些他认为不配拥有这种东西的人身上。人们只能认为他拥有这些好东西不过是源于好的运气罢了。因为那些灵魂的,甚至是身体的好东西,这是人们一出生就拥有的,是人们可以配得上的,因为这是人们在能够做任何的恶行之前就已经从上帝那里接受了的东西。


  什么人最有怜悯之心


  那些自我感觉非常软弱并且觉得自己总是命运不济的人,他们似乎比别人更容易感受到这种激情,因为他们会把他人的不幸看作是有可能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样,他们更多地被他们对于自己的爱,而不是针对别人的爱,所激动起来而陷于怜悯的激情中。


  关于自我满足


  那些坚定地遵循着德性来行事的人总是会感到一种满足,这是一种灵魂的惯性,我们通常称之为意识的平静和安宁。但是,那种人们通过自己不久前刚刚完成的某个自认为是好的行动而新近获得的自我满足则是一种激情,也就是说,这是一种高兴,我认为它是所有激情中最甜美的,因为它的起因只是在于我们自身。然而,当这种起因并不恰当时,也就是说,当人们为此感到满足的行为并不很重要,或者甚至是比较邪恶时,它就是荒唐的,只会使人们在自己身上滋生出一种骄气和无礼的傲慢,人们尤其可以注意到,那些自己相信自己笃信宗教的人,他们只不过是在过分地虔诚和迷信着什么,也就是说,他们借口说自己经常去教堂,做了很多祈祷,留短头发,做斋戒,施舍财物,于是就认为自己非常完美了,想象自己是上帝很重要的朋友,因此不会做任何让上帝不高兴的事情,他们的这种激情带给他们的完全就是一种还算不错的热情,但是应该注意,这种激情有时也会授意他们去做一些人们有可能会犯下的最为邪恶的勾当,比如背叛自己的城市,杀害君主,仅仅因为民众不遵从自己的意见就剿灭他们等。


  (编辑:郑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查看更多>>
上一篇:国际文学人物奥兹:我聊的一切都是关于爱 下一篇:刘擎:成功的反义词不是失败,甚至不是平凡,而是无聊 | 毕业季
分享到: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