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

2018-03-26 00:40 编辑:云彩间

丛飞网,丛飞,从飞,散文精选,古诗文,古诗词,诗人的故事

作者:陈奕纯

  ,是一种最高境界的孤独。

  山水万物,有大美丽,但游历于这中间,如果想找出你最养眼的一物,恐怕是得花费一番脑筋的。这一物,往往被我们熟视无睹,往往和我们擦肩而过,而这一物,恰恰可能正是你要找的一种小美丽。半生飘零中,我不知到过多少高山大河写生,收获了数不尽的幸福和快乐,所以,我特别关注那些郁郁葱葱中的小细节、那些呼之欲出的小美丽、那些被我们忽略掉的小孤独。

  穿行在巍峨迤逦的大巴山南麓,一种寒气逼人的静直袭肺腑,潮湿的感开始在心底展开,而里的大无,是虚无,是竹。更准确一点说,是大竹的竹、五峰山的竹。

  山上迎接我们的,是漫山遍野舞着、站着、拉着、喊着、笑着的竹子,都青衣翠衫,宛如山里的妞,宛如“棒棒军”,也不管下不下,不顾漂不漂亮,全都跑出来欢迎我们了。这一幕,亲切,温暖,久违,我们一下子感动了!竹,以一种山里人的大胸襟向我们伸出了手,以一种山里人的大粗犷给我们倒满了酒,以一种山里人的大气魄将我们一个个灌醉,这一刻,身心不知居之何处!

  不紧不慢。打开一把伞,捡了一条歪歪扭扭的山路,顺着湿漉漉的石阶爬了上去。越往上爬,竹子越多,视角也慢慢从仰视变成了平视、俯视,乃至于后来,都有些鸟瞰了。竹的阵势,越来越大了,他们三五成群、四下散开,他们不拘小节、不卑不亢,“哗啦哗啦”地打在他们的头上、身上,还傻乎乎摇曳、偷笑,仔细一听,其实什么声音也没有。在偌大的竹海里,很多声音聚集在一处,杂乱无章,很难有具象感觉。竹林幽深,竹叶遮天,一丛丛、一棵棵,从来都是一副雄心勃勃的样子,这里面,我不知道他们哪一个是男的、哪一个是女的、哪一个是老的、哪一个是少的,他们的心态都很阳光、积极向上,他们都是“励志哥”、“心灵鸡汤妹”,我想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是从来不知道忧愁、烦恼的。

  山下伸出了一条水泥路,沿山势而上,连接竹海内外。水泥路的上下左右,挂满了歪歪扭扭的小小的山路,宛如一个浑身挂满电线的超人,在绿浪翻滚的大山中穿越、飞翔。山上有山,高峰不断,但谁不想“一览众山小”呢?激情之下,我甩开众人,随便捡了一条小路就朝上爬去,潜意识里,路的尽头就该是五峰山的最高处了。一时间,我紧紧盯住前面那些湿漉漉的石阶,一鼓作气地往前爬,耳边所有的声音仿佛都不存在了,眼里所有的景物仿佛都蒸发掉了,爬到山顶去!那里的世界将更加壮美!这样想着,脚步也不知不觉地加快,汗水和着水往下乱淌,索性合上了伞,只身朝前头爬去。

  果真,我到达了山顶,但这顶,并不是最高的顶,也许此行中,最高的顶不会遇见。不过,这样也好,今天我不是收获很多小美丽、小幸福了吗?人生当中,有舍才有得,有泪才有笑,有苦才有甘,有恨才有爱,换一个角度看人生,你会发现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时刻都是最美的风景。倚了一棵碗口粗的竹子,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举头看天水从青嫩的叶尖或竹间落下,打在我身上,凉凉的,冰冰的,一滑,便打湿了我的眼睛。我的瞳仁开始聚焦在这一棵竹子上,聚焦在这一片青翠中。开始下大了,一阵紧跟着一阵,和着瘦瘦的山风,化作云散开了,那情形,不叫一粒、一颗,也不叫一滴,而是一股股、一抹抹的空气,把你一点点融化,直到把你变成一滴小小的、小小的水。

  突然之间,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天地混沌一片,空荡荡的竹海里,只剩下我孤独的一个人。世界变得很小很小,小得宛如一颗心,在中漫游。此刻,一片竹海的让人失忆,岁月在流淌……

  转身望望,有人行来,想必他应该是另一种心境吧!

   查看更多>>
上一篇:无穷混乱的根源 下一篇:无谓的争论最无意义

分享到:
收藏+0